蒸汽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汽刷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6:20 阅读: 来源:蒸汽刷厂家

岑慕颇瞧着盘中的点心,个个竟是他喜欢的,不由勾嘴轻笑:“还是贵妃最懂朕!”说时拾了块凤梨酥咬上一口。

其实他之前并不喜欢甜品,仅是因为蓝敏歆喜欢,他便渐渐喜欢上了。如今看到这凤梨酥,满脑子皆是蓝敏歆的身影。

俊眉拢起。

这凤梨酥与他俨然同了嚼蜡。只咬一小口,便扔回盆中。

“可是不对胃口!”蓝烟若见他这番,忙相问。

岑慕颇顿了顿,大约思绪还未从蓝敏歆那收回,片刻后才道:“朕,忽然不想吃了!”

蓝烟若见他刚才稍有出神,如今见他这么说,再不好多问,捧了茶水递给他。

上好的明前龙井,揭开碗盖,淡淡幽香瞬间飘起。

岑慕颇望着碗中的几叶青绿,用碗盖搁了叶子,轻啜。浓郁的茶香从他口中逸出,一上午的郁闷心情倒是得了舒缓。

确实是好茶,可惜并非他喜欢的银山竹叶。

只稍几口又放回。

他想这世上,大约除了蓝敏歆没几个人知道他的真正喜好。以前是,现在更是。以前为防未然,他将所有情绪、喜好掩藏,惟有面对蓝敏歆时,才做回真正的自己;现在,他是一国之君,身边不乏俯首恭维的,他讨厌这些人,却也离不了这些人。真正懂他的,实在难找出一个。

岑慕颇起身踱步。见殿内镂空雕花椅上,搁着支青花瓷瓶,那瓷瓶蓝幽幽出妯的底纹,到是让他想起前朝宫中的珍品,不时瞳仁眯起。

又见瓶里插着几支新入的水芙蓉,越光来了兴趣。

这几水芙蓉尚带着水露,枝干笔直,枝上透着新萌出的细毛,绒绒软软,如同动物的绒毛。

他伸手抽出一支,凑在鼻尖闻了闻。

清郁的荷香,极速侵扰他的思绪。

那个身着翠罗,头扎双髻的小人,划着小船从芙蓉花丛里瞬间钻出,却被淋了一身水芙蓉花瓣。

她咧嘴冲他笑:“慕哥哥!我像不像芙蓉花神!”

蓝敏歆捧着数支水芙蓉冲他笑着划船而来。

那年她八岁,他十三岁。

他宠溺地望着她,“歆儿就是芙蓉花神!”

……

美好的过往,让岑慕颇轻吐一气,俊眉越发蹙得紧。

蓝烟若见他神色起了变化,料知他是朝上遇上事,就遣走宫人,缓缓步至他身旁道:“圣上可是有心事?”

岑慕颇回神,撩起袍服,坐于一旁的椅上:“倒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只是……有些麻烦!”

说完不免多瞧了蓝烟若一眼,见她心虚慌慌的,嘴角牵牵笑道:“贵妃什么时候对朕的事这般上心!”

一番点拨,蓝烟若知自己逾越,忙跪在地上:“臣妾只想能为圣上分忧!”

“分忧么?”岑慕颇反问。

眸光一改之前的温暖,转而变得冷厉,瞧得蓝烟若极不自在。

她虽已改了姓氏,但骨子里仍是前朝郡主,真要算起帐来,她的下场,又能比蓝敏歆好到多少。她后悔不该多嘴的。

本来后宫不该干政,何况她这亡国郡主。

“是臣妾愚钝,还望圣上恕罪!”蓝烟若垂头怯声。

“朕日理万机,倒是没时间常提醒你!莫不是,连你自己都忘了!”

岑慕颇对她早无了耐心,要不是当年她对他有恩,哪有心思应付她。

岑慕颇言有所指,蓝烟若本就为蓝敏歆的事发虚,如今见他这番说词,心里越发蹙定,他今日来根本就是为着蓝敏歆而来。莫不是,谁向他透露了蓝敏歆的行踪?

这宫里,本就是个事非之所,他若真追究起蓝敏歆的去向,谁也瞒不过。不过,看他失落的表情,大约是不确定人是否在自己这吧!

“臣妾不敢!”

蓝烟若将脸贴覆在地,素指却掩在袖中紧握。

她对蓝敏歆显然又恨上几分。

蓝敏歆就这般阴魂不散缠上她。她原本以为蓝敏歆三年前定会死于了那乱箭中……随后岑慕颇便属于她……

岑慕颇眸光锋锐如刃,蓝烟若不敢望他,待岑慕颇一走。

蓝烟若跌坐于地。身旁的宫人见她失魂落魄,战战兢兢地忙上前扶她,却被她用袍服挥开:“滚开!”

宫人被她喝住,立在原地望着她。

午膳前,蓝敏歆捧着衣裳回来,尚未将衣裳挂于架上,便见蓝烟若领着随身宫女步了进来。

蓝敏歆见她眼皮红肿,隐隐有哭过的迹象,不禁为她不值。

碍于宫规,蓝敏歆冲她拂身行礼。

“媛儿,去殿外守着!没有本宫命令谁都不许进来!”蓝烟若冲身旁的宫女道。

“是!”那名叫媛儿的宫女瞥了眼蓝敏歆回道,继而迈出殿,转身时,又将殿门合上。

蓝敏歆将架上的衣裳整整,见蓝烟若心神不宁地,嘴角不时溢出笑意:“贵妃娘娘今日亲临此处,不怕贬了身份!”

蓝烟若不屑地轻哼,步近蓝敏歆,“本宫后悔留你在这!若被圣上知道,指不定给本宫冠个窝藏前朝乱党之嫌!蓝敏歆,本宫晓得你一心想离开皇宫,不如本宫来替你安排!”

蓝敏歆身躯一怔。

蓝烟若突如其来的示好,倒是很让她吃惊。

不过细一想也知,蓝烟若是怕自己留在宫里,阻碍她的荣华富贵,才想将自己送走。

“那就麻烦娘娘!”

蓝敏歆倾身回道。

蓝烟若勾嘴,“这几日**你且在此候着,本宫会安排宫人过来接应你!”

蓝敏歆一副洗耳恭听地,见蓝烟若眉目中含着股探究,忙让她打消疑心:“你无需在怀疑我!若能离开这里,我蓝敏歆此生权当没见过蓝烟若!贵妃娘娘可是放心了?”

蓝烟若听得蓝敏歆唤出自己的本名,耳根连抽。眸光骤然一冷:“蓝烟若已死,本宫是苏太傅的女儿苏婉怡!蓝敏歆,本宫要你出宫后,有多远走多远,别再回来!”

蓝敏歆望着她笑。心知,她害怕岑慕颇对自己余情未了,不免越发的同情她。

那样冷血绝情的男人,何曾对谁有过几分真心!

蓝烟若果然等不及的,第二日就遣了宫女过来。

那宫女来时,手里捧着一身舞姬的衣裳。

“贵妃娘娘说了,让你换上这身,跟我走!”

说时将衣裳扔至案上。

---- 作者寄语:今日起恢复更新中!之前发了两个短篇,一个 梨花风起,一个 暮雨潇潇 有兴趣的亲可以在鬼姐姐这直搜,感谢各位支持!

河源市iso9001iso证书价格

惠阳电子库存积压回收欢迎了解

铝驼峰支撑价格

崆峒工地自动冲洗平台平板式

东莞洪梅模具铁今日报价欢迎了解

特性沧州CPVC电力管执行新标准

清污机多少钱云南液压式抓斗清污机

江苏排碱工程HDPE打孔管主要用途

江苏东风天锦钩臂车厂家直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