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汽刷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104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6:04 阅读: 来源:蒸汽刷厂家

第一百零四章熟悉的背影

「我知道这一章一出来很多人又骂我了」

其后的某一天,我踏足了一处繁华的一处小区,这个小区位于Z市的市中心

地带,却又远离了市中心的喧闹,很多Z市的达官贵人都住在这里,可以说这里

聚集了全Z市半成以上的官员,说是Z市的「中南海」也不为过。

我有在跟温阿姨聊天的时候聊起过,温阿姨她当年也有想过在这里买房的,

只是不太喜欢这里的气氛,后面就没有买成,兴后Z市开发,新建了许多的楼盘,

而徐胖子和温阿姨住的别墅,就是后来新建的最豪华的一处别墅区。

在我大肆财力攻势下,Z市的官场毫无意外地被我渗透,毕竟现在的官哪有

不贪钱的,虽说并不是直接明目张胆地贿赂,但一些兜转的方式层出不穷。别以

为当官的就一定个个很有油水,除去几个实权部门,还有一些特殊位置以外,其

实大部分的官员都顶多是公务员而已。平时也就挪用挪用公款,或者公费报销,

说实在的这些在平民百姓看来就已经属于贪污的行为,真正意义上官员的贪污可

不仅仅是如此。

只不过限于他们的位置和能力做不到而已,他们不是不想贪,只是无从贪起,

所以就只能赚点蝇头小利。现在有着这么一大波财力洪流席卷而来,面对自己平

时做梦都没见过的巨款,这些地级市里肥头干部,自然是把持不住。

等下,你们觉得很扯?呵呵,你以为一个地级市的官员的眼界会有多大,说

是地级市,不过是就是一个县城罢了,村长知道吧?村支书了解一下,他们会告

诉你什么叫作无所顾忌的贪。

这种三线小城市,平时没什么事省城蚊子都不会飞下来一只的地方,监管又

监管不过来,个个官官相护贪污技术,强过以前抗日战争时期的地下党呢。就是

可惜地级市没什么油水罢了,不然分分钟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贪污艺术。

有了他们的铺路,那股来自省城的压力也渐渐付出水面,或许你会觉得一个

地级市和省城两者不在一个级别,为什么我只是渗透一个地级市就能得到信息,

其实是温阿姨和你们大部分人都想得太复杂了,在省城那方面没有亲自动手的情

况下,他的所有命令下达都在Z市上,顺藤摸瓜找到源头很难吗?更别说现在的

Z市官场我几乎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最终我得到的信息,原本我以为会是在省城那边什么大人物动的手,没想到

到最后,源头居然就在本市内,这让我一度无论理解。什么时候Z市有什么大人

物可以影响省城那边为她出手了?

而我现在踏足的地方,正是最终源头的所在地,经过了好几次周转,才确定

了消息的没错。

看着面前高档的小区,我并没有急忙地进去,而是静静地站在门口,似乎在

等候着什么人。这个小区居住的毕竟都是Z市的达官贵人,自然在保全方面严格

了一些,不然这里面的人,一两个还好,若是一堆人出了点什么事,整个Z市都

要地震了。所以在普通的时候,没有门卡是进不去的,除非是有人带领着。

不一会儿,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人,四十岁左右,挺着一个大肚腩,脸上带

着油滑的笑容,略夹着些谄媚,「夏少,没想到你会突然来拜访我,上次你送的

「那个」很不错呐,我老婆很喜欢」。

「「那个」是哪个,我怎么听不明白。嗯嗯?」,我故意露出笑谑道。

「「那个」就是……噢……」,来人忽然惊醒,随后秒懂了一般,「那个自

然就是夏少你啦,你能光临寒舍,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不要夏少,夏少的叫了,太生疏了点,叫我小枫就好了,啊对了,我能叫

你莫叔叔吗?」

「当然是可以了,那是我莫提冯的荣幸呐,让我有些受宠若惊,怕担当不起

啊」

「瞧莫叔叔你这话说的,我说你担当得起就担当得起」,我淡然地说道。莫

名的身上油然而生出一种霸气,一种内敛的霸气,让人自不而然地产生信服感。

经过差不多一个月以来的磨练,也使得比之以前更加的自信,隐隐有了独属

于我的气质。这就是我的成长。

「莫叔叔,我们先进去再说吧,这里站着有点嗮」

其实并不是嗮的原因,而是我的眼角瞄到不远处的保安,斜眼投过来的丝丝

鄙视,似乎在嘲讽着,不就是见个面寒暄吗?需要罗里吧嗦地说这么久吗?

「哦哦,我差点都忘了,瞧我这记性」,来者叫作莫提冯的油滑中年似乎也

意识到保安的目光,连忙赔笑道:「夏……小枫是吧,快快请进」。

旋即我便跟在了莫提冯的身后,走进到了小区里面,在路过一处写着「五街

五号楼」的门牌处的时候,我忽然停了一下,眼神闪过一道异色,似是在计算些

什么。

「怎么了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然即前面的莫提冯见我忽然停止不

动,于是转过头疑惑问道。

我微微一笑,「没有,就是觉得这个数字挺不错的」。

「嘘」,突兀莫提冯作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你小声一点,别给里面的人

听见啊」。

「为什么?难不成这家有什么特殊的吗?」

「你先跟我来」,说着莫提冯示意我继续往前走。

几乎已经离那处门牌很远了,我才制止了莫提冯,「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

怎么了?难道里面住着什么大人物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莫提冯看了看四周,确认没人了后,「这家

据说原本住着一个退休老头的,开始大家都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子,谁知道

在几年前这老头子去世了以后,才知道这老头曾经是一位实权高官,还是高得不

得了的那种,在他去世后的头七,前来吊唁的人,一个比一个吓人,当时我就在

原处看,没资格靠近,仅仅看见了几个我认得出来的,你猜是谁?省委立法会的

会长,还有省委副常委,省委副书记,都是跺跺脚都能使整个省震三震的人物,

至于其他的大部分我都认不出来,只是觉得很面熟,貌似在电视上看见过,但可

以想象得到无一例外都是手眼遮天的大人物,然而这些大人物居然都来给这老头

子吊唁,可想而知这老头子的身份,必定不是普通人」。

「再后来,听说那老头子的子女回来守灵,住在了这里,在前几年有几个大

人物也都来访过好几次,也是在近几年才慢慢少了。但住在这里的人都知道这处

的主人的可怕,每次经过大话都不敢声音大些,生怕惹到这处主人一个不高兴,

到时候可就倒霉了」

「住在这里的,十有八九都是做官的,官场如战场,每天都必须战战兢兢的,

生怕有一天不小心得罪了什么人,久而久之这处也就成为了这个小区的禁地,这

处的主人也成了这个小区最不能得罪的人」

「那最近你有再见到曾经那些大人物拜访那门牌的主人吗?」,我幽幽地问

了一句。

只见莫提冯呼出了一下嘘声,「没有,今年来都很少看见了,不过也对,人

走茶凉,在官场这种事情司空见惯了。即便生前再风光,死后也不过是一堆黄土,

谁还会尊敬你,或许有那么一两个念及情分的,但毕竟是少数」。

「既然如此,那你们干嘛还那么一副惧怕的样子?」

「怕就怕在那一两个念及情分的,要知道出现在那老头子吊唁上的,个个都

是我们喊不出名字却又手眼登天的大人物,随便一个都能把我们弄死了,烂船都

有三千钉,谁知道现在住在这处的,那老头子的后代子女们,跟那些大人物还有

没有联系,万一一个不好不小心得罪了他们,到时候被报复,我们这些地方的小

小公务员可抵挡不住啊」

「烂船都有三千钉吗?那么确实很有可能……」,听完莫提冯所说的话,我

小声呢喃道。

「嗯?什么有可能?」

「没什么」,我笑了笑,「是了,你家在哪,都走了这么久了」。

「快了,就在前面而已」,莫提冯指了指前面的一幢楼。

噢,差点忘了提了,莫提冯正是我渗透官场的成果之一,他原本只是一个小

小的科室主任,熬了这么多年才是一个小小的科级,且还不是什么重要的部门,

几乎已经注定他是没什么成就的了。然而最近的一次副处级竞选中,他居然当选

上了,一举坐到了副处级的位置,让无数人大跌眼镜。

或许很多人都已经猜出来了,没错,他的当选少不了我的暗中支持,有了大

量金钱的投入,要什么政绩没有?随便用钱砸都能帮他砸出一大片政绩来。为什

么我会如此大力支持他呢?一方面因为他的性格,这个人为人圆滑,身处官场打

滚这么多年,很多官场的头头道道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对于Z市的官场他可以

说是十分熟悉,可以很好地帮我打开官场的缺口。另一方面我是看中了他的才能,

其实莫提冯这个人很有能力的,只是他没什么背景,又没能和谁牵上线,在这样

的情况下他都依然能坐上科级主任的位置,别小看了这小小的一个科级主任,许

多公务员在官场上打滚一辈子或许都升不了一级。

尽管这个人没什么实际能力,但官场谁看你实际能力?当官的是为了帮人民

做事的吗?你想多了,当官的是为了啥?是为了继续往上爬,只有站在更高位才

能捞更多的钱啊。官场最重要的就是人脉关系了,莫提冯虽然办事能力不一定很

强,可是他在交际方面却是很有一套,而且最要紧的一点是,这个人看上去似是

那种油滑的小人,但内心有着自己的底线,有着自己的原则,即便在官场打滚他

也没有忘本。

在莫提冯身上投入之前,我对他也做过了调查,发现他每逢逢年过节都会去

一位退了休的老公务员家看望,那位退了休的老公务员在莫提冯年轻的时候,刚

进入国家单位工作,懵懵懂懂全靠这位老公务员拉了一拉他,他才有了今天。即

便到了今天老公务员已经退休了,也没有留下什么资源给他,对他升职也没有任

何的影响,即使如此莫提冯依旧十年如一日地,逢年过节必定去拜访看望。

这一条才是我认为最值得下注本钱的,如今社会的白眼狼实在太多了,趋炎

附势的人大把都是,而真正不忘初心的,太少太少。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一个

不小心就有可能真心换绝情,万一养出一个白眼狼来,搞不好还背后捅你一枪呢。

但不会忘本的人,无论怎么样,品性都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啊,小枫……唉……我还是叫你夏老弟吧,那个叫得有些拗口,我虚长你

一些,你就叫我莫老哥就好了」,莫提冯引领我进到了他的家里,豪爽地笑道。

我回以微笑道:「也好吧,我也觉得叫叔叔还是隔了一层,生疏了些」。

「嘿,老弟,这边请吧,今天就在我这别走了,让我好好招待你,亲自下厨

做一手好菜你尝尝」

「哦?莫老哥居然还会做菜啊」

「那当然,怎么说都是从七八十年代过来的人,什么都得会一点不是吗?」

「既然如此,那就得好好尝尝了」

……

饮饱喝足了以后,便跟莫老哥提了一下最近的一个市委的一个常委位置空缺,

谁知道莫提冯突兀眼色变了一下,并没有露出渴望与野心,首先露出的是疑惑。

「一位常委要退休,位置要空出来我当然知道,可是那可是常委呀,我现在

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小小的副处级,还是多亏了夏老弟你的帮忙,且才刚坐上不久,

可不敢妄想其它的」

「莫老哥,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就跟我说你想不想上位就行了」

「上位谁不想,可是我离那个级别相差太远了,中间不知道隔了多少级呢,

这完全是不可能的,我再想也没有用啊」

「这你就放心好了,是有点困难没错,可是事在人为,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

行呢?至于你的资格问题你放心。市常委听上去是很高级没有错,你别往了我们

这可只是一个地级市,级别可没有比你的副处级高出多少,只不过是在实权方面

比你的要强太多而已。只要我们稍稍运作一下,你的能力加上我的支持,相信要

成事并不难」

我忽然顿了顿,「莫老哥,我可是对你抱了很大的希望啊,只要你有信心,

到时候别说是我们这小小的一个地级市了,省际的舞台都没有问题」。

「老弟,你在我身上投入了这么多,值么?你在我身上投入的金钱,和各个

方面的支持,都能将一位部长级推上市长的位置,却下注在了我这么一个小小的

科级主任身上,可能还打不打预期的效果呢」

「你说得没错,我在你身上投入的支持,几乎足以将任何一个部长级捧上市

长,市委书记都不为过,不过对我来说,更看重的不是目前,而是更加长远。有

一些可以用金钱开路就行了,可是有一些却是值得去深交的,你说我是去挑一个

现成的来支持,还是去找一个基层的慢慢培养,共同扶持走上去的好呢?到时候

两者的回馈后者可要比前者要好得多,我还年轻,何必去着急呢?你说是吧莫老

哥」

我对着莫提冯展现了一下深意的笑容,旋即也让莫提冯坚定了信心,「既然

老弟你都这么说了,难不成我连这一点勇气都没有吗?放心吧老弟,从今天起我

莫提冯就跟老弟你绑在一起了,而我,莫提冯也永远不会忘记老弟你的提携之恩

的」。

我笑着点点头,付出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这个吗?看着莫提冯罕见的露出了

自己的野心,人都是有野心的,只是以前没有人能给他一个舞台,在看不到希望

的情况下,自然随遇而安啦。

而现在有了我的倾力支持后,莫提冯自然燃起了信心,也重新有了野望,对

更高权力的野望。

「不过老弟,其实老哥一直有一个疑问憋在了心里,不知道该不该问?」,

在仰望完将来后,莫提冯又回到了现实,眼睛里浮现出一缕踌躇,似乎有什么话

想说,却不知道该不该说。

「有什么不该问的,老哥,你跟我就不用太客套了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问了,我很困惑,老弟你经营的私人连锁医院集团,听

说在国际也算是小有名气的,而且在附近的好几个省,都有着你的分院,可谓是

财力雄厚发展潜力惊人,一般像老弟你这样的企业,无论开到哪个地方都会受到

地方官员的欢迎的,也会为你大开绿灯,应该是不怎么需要来自官场的支持吧?

你为何还要这么致力于拓展官场的人脉呢?」

「因为一件事,让我知道了在国内,再多的钱也比不过更大的权,就算赚再

多的钱,分院开得越多好了,一旦官方的人想要弄死你,还是轻而易举的,因为

这是国内。红色政权大于一切,所以,在经历过一次深深的绝望后,我深刻体悟

到,来自官场人脉的重要性,把握住了官场的人脉,才会有更广阔的发展,也能

放开许多的手脚」

是温阿姨让我知道了,即便再有钱,在国内还是抵挡不住来自官方的掣肘。

从妈妈出事后,即便强如温阿姨,在失去了徐胖子爸爸的人脉支持,居然连

打听个消息都十分困难,且更多的是一种深深的无奈。明明拥有着巨大的财富,

却是在面对省城而来的官方压力,显得是那么的无力。这一切皆因我们脚下踩着

的这块土地,是属于红色政权说了算的,从古至今,你有见过哪个商人玩得过朝

廷的?

明朝的沈万三,富可敌国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死在了朱元璋的手里。

「我明白了,老弟放心吧,你对我的付出我会记在心里的,如若我真有坐上

高位的一天,有我莫提冯在,就没有人敢在我的管辖地头欺负你」。莫提冯终于

做出了决定。

听到莫提冯这么说,我便知道,从今往后他就是和我绑在同一辆战车上的了,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也是我向官场注入我培养的班底的第一步,虽说Z市的官

场我已经渗透得差不多了,但是要说真正的自己人,那就不一定了。有钱确实有

时可以好办事,不过真正能让友谊长久的是利益捆绑。

在和莫提冯商谈了两个小时,敲定了他上位的事宜后,我才幽幽地走出他家。

起先莫提冯死活要送我,我推脱说不用了,想在这小区走一走。就拒绝了让

莫提冯相送。

而我走在小区的一角,眼光一抬,正是那「五街五号」的门牌。这才是我今

天来的目的,莫提冯只是其次附带的而已。经过我的消息调查,真正让我妈妈跌

下校长的神坛的罪魁祸首,正是这家的主人。

原本我还不相信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出自一个三线地级市,但莫提冯的叙说,

才让我确定了消息的真假。一个能有那么多手眼遮天的大人物来吊唁的老头子,

可想而之他的身份是多么可怕。只是我不懂的是,这的主人怎么和妈妈扯上关系

的呢?莫提冯都说了这家的主人,那个老头子已经死了,那么真正要对妈妈出手

的,应该是老头子的子女,以老头子生前的影响力,即便人走茶凉,总会还有那

么几个念及旧情的,会帮其一把一点都不意外。只是为何要偏偏对妈妈这么一个

小小的地级市中学的校长出生呢?

这也是一度让我十分不解。只是能得到源头在哪已经是十分不易了,至于其

中到底隐藏着什么隐情,这就很难知道了。

这时候天色渐渐暗沉,只见「门牌」所属的单元,灯光并没有亮起,我有些

大失所望,证明这时候没人在家,正欲要回去的时候。突兀在我今天进来的方向

开进来一台车,车子没有十分豪华,只是一架很普通的奥迪,幽幽地开进了「五

街五号」的门牌所指的方向,我顿时眼中寒芒一逝。

一边想着我便也一边靠近着,只见车停在了门口,随即车上下来了一个女人,

体态丰腴,一股成熟美妇的魅力扑面而来,不要问我为什么还没有看见人家是什

么样的,就知道人家是熟妇。有一类人,第一眼看见,就能判断出她的一些情况,

就比如我眼前的,在第一眼给我的感觉,就是一种熟韵,不同于年轻女孩般的青

涩,是完全熟透了的那种。每一扭一摆都在散发出熟妇的风韵,且不同于温阿姨

和妈妈。

妈妈是成熟之中带有一丝小可爱,就时而很成熟,时而又像是小女孩那样,

做出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举动。

温阿姨则是成熟得优雅,婉柔之余如沐春风般渗渗人心,给我的感觉比较像

是邻居家的阿姨,很知心体贴,又高贵动人。

而眼前的我见到的,却是真真正正熟透了般,任何描绘熟妇的词韵都在其身

上表现的淋漓尽致,丰腴的身形不显肥腻,整个轮廓都散发着熟媚的味道,她的

每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成熟的风情,那是只属于熟透了的女人才有的雍容姿态。

从关上车门到走进屋子里,整一个过程没有很久,我不由自主地靠了上去,

想要看清楚其的真面目。只是可惜天色已暗,又因我所处的方位角度不太好,没

能看清楚。只是当我最后一刻,在那个熟妇走进到屋子的最后一道身影,使得我

霎时间顿住了。

很熟悉,身影十分的熟悉,好像曾经在那里见过这道身影。我敢肯定我曾经

确实是见过这道身影的,在最后靠前定住的最后画面,我的脑海浮现了一股无比

的熟悉感,宛似在哪里遇见过这道身影一样。只是记忆有些模糊了,好像并不怎

么深刻,时间也过得挺久的,那浅薄的印象早已稀释得不清了。但在我心里那股

模糊的熟悉感挥之不去,看着那道背影,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让我说不透明不

清。

待我欲要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忽然有人拦住了我,「喂,请问你鬼鬼祟祟的

想要干什么呢?」

「我……」,我抬头一看,只见是一位年轻的保安,突兀被他这么问道,我

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随即我下意识的回答,「我只是在附近走走而已」。

「走走?你是住哪一幢单位的,叫什么名字?」,显然来者的保安并不信,

觉得我有什么不轨的目的,逼问道。

「我不是这里的住户,我是过来做客的,吃完饭便出来散散步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我回答得有点心虚,还是底气不足的原因。其保安小哥已经拿

出对讲机,联系了小区附近的一个保安站台。顿时我觉得麻烦大了,不会惹出这

家的主人吧。

不过我随即一想,或许如果能把这家的主人给惹出来,貌似也是一个不错的

想法……

新六盒宝典官方正版下载安装

南方双彩app下载

有没有买彩票的官方软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