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汽刷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真的会催眠术第一章

发布时间:2021-01-21 04:02:20 阅读: 来源:蒸汽刷厂家

无量山剑湖宫

清晨时分,山间云气缥缈,空气微微湿润,但若能有一阵小风适时经过,便

显得格外清新,凉爽。

殿宇间的小道上,两名门派装束穿戴的一丝不苟的弟子,各执一柄竹枝大扫

帚,未怎么上心扫地,却面色异样的聚在一起闲扯。

「秃驴,你说咱……咱们那掌门人,莫非是鬼神不成?」

说话的这个弟子叫熊光定,而一个叫李光透,平日里这二人关系极好,分配

任务时多央那管事的使二人一起轮值,作伴,这次亦不例外。

那李光透听罢熊光腚此言,当即出了一身冷汗,忙不迭暴起呵斥之。

「啊呸,掌门人英明神武,玉树临风,武功盖世,那可是仙佛一流的人物,

岂是你能诋毁的!」

「得了得了」熊光腚看穿了李光透的心思,摆了摆手道「我刚去打扫内院时

便留意了,掌门人熟睡正酣,此刻断不能出现于此,此地也少有人来往,我二人

往日里在此闲憩,哪次被人发现过?」

李光透想想也是,心里便松了口气。

「光腚儿,不是我担心,实是咱那新『掌门人』实在太可怕了啊!」

熊光腚闻言亦是心里一哆嗦,回想着昨日的情形,不自禁的点了点头。

「不说那些死在他手下的前辈,就那西宗的葛师姐,相貌、身段都是门中一

等一的出挑,昨日里却当着众人的面被那般折辱」

「是啊,好在葛师姐心气儿虽高,却晓得能屈能伸的道理,脑筋也活,嗤

……竟唬得咱那掌门人满意至极」李光透说着说着,忍不住苦笑起来。

熊光腚见他情绪低落,拍了拍他肩膀「看开些,我知你对葛师姐有些小心思,

可葛师姐如今已被『掌门人』收用,你李秃驴是长了三头六臂还是嫌自个儿命长

了,惦记着和他抢食?」

「唉,这道理……我自是晓得」

「哈哈,那就好,反正昨日趁掌门人当众『指点』葛师姐,咱虽没吃着肉,

也把葛师姐那身子瞧了个遍,总是不亏的」熊光腚大笑着说完,想起那日情形,

下身不知怎的便鼓起了一块儿。

两人聊起这男人之间你我皆懂之时,之前郁郁之色也随之一扫而空,左右闲

扯一会儿,又聊到那『掌门人』的神异。

「就昨天那谢光坤死的那会儿,我就在他附近,他见那『掌门人』专心与葛

师姐激战,料想不会注意到这边,便悄然溜走。谁料『掌门人』洞察到了这边,

百忙之中竟还能抽出空来对光坤遥遥一指,光坤便断了气儿,你说神不神?」

熊光腚亲眼所见,这会儿叙述起来起来眉飞色舞,吐沫星子四溅。

「掌门的武功境界令人难以想象」李光透赞叹的摇了摇头,又补充道「我甚

至都怀疑他练的是不是武功了,昨晚掌门和辛师叔交代完事情离开大殿,见路边

枯叶成堆,垃圾遍地,很是不喜,掐指成印念了句:净!平底里便生出阵邪风,

把这些显在外面的枯枝败叶,尘土污秽尽数卷了去,这等神通,怕不是修了妖

……啊呸,是仙术吧?」

「我说今日这地上恁的干净,原是『掌门人』使了神通啊!」熊光腚目瞪口

呆。

「铛……铛……」

听到这响起的钟声,只顾闲聊的二人才发现已经到了演武的时间了,昨日那

掌门新『上任』,今日定有话要交代,忙归置扫帚,向演武场飞奔而去。

……

那天那自称天外来客程明的白衣男子在演武场发表讲话,正式就任掌门,转

眼间已有几日过去,无量弟子们除了对师父师伯以及倒霉师兄有些悲悼之外,惊

讶的发现生活其实没有因那人的到来变得多差。

因左子穆与容子矩双双身亡,东宗群鸡无首之下顺理成章的与西宗合并为一,

辛双清也表示今后会对新老弟子一视同仁。

至于『掌门人』的存在,除了经常骚扰几名女弟子之外,只要你不戳穿他的

『催眠』,大抵也是平安无事的。

甚至还有胆大的弟子向『掌门人』请教了一下武功。

那程明岂是耐烦教导此辈榆木之人,但总归当了人家便宜掌门,还是指点了

一手。

他的指点,当真就是字面意思,指点。

程明向那跪伏在面前的弟子轻轻一指,口中念道「武功进步!」

那弟子闻言一愣,再一次怀疑起『掌门人』的智商,世间岂有这般荒谬之法

以教人?

但随后他发现,体内的内息似乎更加浑厚了些,忍不住空中挥舞拳掌,使出

些招式也更得几分神韵,武功竟真的进步了。

天呐!还有这种道理的!

这名弟子的世界观再一次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但程明自然不会费劲与他解释,

『指点』过后直接让他滚蛋了。

此后每日找程明指点的弟子络绎不绝,程明不厌其烦,只好立下规矩,每日

指点三人,名额由辛双清决定。这才得了些清闲。

也有脑洞奇大之徒,跪求程明赐言「求掌门人把我变成武功天下第一吧!」

程明只一挥手,一阵劲风把此人击飞出门外。想的怪美,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什么货色。

甚至还有好专营之辈。

一日,程明闲游于无量后山,观玉璧而回拍,路遇一面生女子,着粉色劲装,

身子绰约,容貌姣好,在程明看来,虽然倾国倾城之色,亦有一品之趣。

那粉衣女子见到程明,视若未见,径直向前迈步。程明见此,更自得几分。

「我的催眠术就是管用!」

「看,这个女的就会忽视我吧?」

程明不疾不徐,向前迈出一步,却瞬时迈到了那粉衣女子身后,尾随她前行。

「啊……」那女子走着走着,忽然感觉屁股上被一根坚硬灼热的棍状物事顶

住,忍不住娇呼出声,皱了皱眉,但随即又像什么都没有发觉一般,继续向前行

走着。

而顶在她屁股上的物事,自然便是程明掌门刚掏出来的如意金箍大肉棒了,

程明扶着肉棒在那女子翘臀之上抹来蹭去,好不自在。玩够了,又向她衣裙后方

一指,瞬时层层衣物上便开了一个整齐的洞出来,刚好够程明把那大肉棒挤进去。

程明倒也不急于上垒,只把那肉棒挤在两瓣香臀之间,随着粉衣女子走动,

小屁股似有意似无意的不断扭动,磨蹭挤压着程明的肉棒,令他说不出的享受与

快意。

一路上虽然走起路来扭扭捏捏,但毕竟路程不远,很快便来到了一个无量剑

派弟子居住的小院子里。

程明随着粉衣女子走进其中一间屋子,屋内已有一男子摆好酒菜相候。

「相公」粉衣女子见到那男子,眼眶含泪,忙不迭的走上前去。

「陶儿,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

「相公,陶儿不苦」那被称为『陶儿』的粉衣女子擦了擦眼泪,破泣为笑。

「那年相公你一心武道,上这无量山来,只道是今生再难相会,如今能再见

到相公,陶儿别无所求了」

夫妻二人温情脉脉,把手述衷肠,许久才想起要入座用餐。

程明苦等已久,忙大马金刀的往木桌边上的软椅一坐,再把陶儿拉到怀里坐

下。

「啊哟」陶儿的屁股再次与那大棒子亲密接触,走路时倒也罢了,坐在下面

却是被顶的很难受。于是身体自发的扭动调整起来,不一会儿,便把那棒子挪到

了自己两腿之间,然后双腿并拢将其夹住,顿时好受多了的样子。

「陶儿……我离家这些年,你是怎生过得」那男性弟子问道。程明离得近前,

观察许久,好像是原西宗一名叫解光耀的弟子,平日里虽武功平平,但尊师重道,

特别是对自己这个掌门毕恭毕敬,是以对他有些印象。

「自相公走后,便依相公之言深居简出,所幸相公留下的银钱足够过活,用

到现在尤有剩余,只是时常念着相公,食不甘味,寝不安席」

陶儿说到后面,语气已然呜咽,听她叙述的解光耀亦是眼眶发红。

在这感伤的氛围下,程明伸手把陶儿胸前衣物解开,再将那贴身的肚兜掀起,

煞风景的玩弄起那一对硕乳。

「啊……」在胸前两只大手的拨弄下,陶儿忍不住娇吟出声,但夫妻二人好

像都未在意这个。

「那些都过去了,陶儿,自从我们掌门人来了之后,门派励精图治,决定广

招门徒,尤其是以女弟子为主,这次你若能通过掌门审核留在这里,我们便可长

相厮守,永不分离」

「嗯……只是奴家……能入掌门人法眼吗?」

「以你的资质,一定可以的!」解光耀眼里闪着光芒,见到眼前这一幕,他

知道自己心里的小算盘已经成功一半了,不过现在可不能松懈。

「掌门人英明神武,向来对弟子照顾有加,尤其是资质尚可的女弟子,更是

关怀备至,亲身授武,掌门知道女弟子修行不易,常不惜功力为女弟子打通经脉,

每每我派弟子念及此节,无不感怀掌门大德。」

「啊啊……相公……奴家身子……好热啊」陶儿眼色迷离,已然瘫软在程明

怀中任他上下其手,时不时发出娇软无力的喘息声。

解光耀见状奇道:「陶儿,你这是……怎么了?」

「自相公……嗯……上山之后……就再没能与相公……啊啊……可能是身子

有些……」

陶儿的小屁股在程明怀里扭来扭去,蜜穴贴在程明的棒身上磨蹭着,不断泌

出的汁液把大肉棒都沾得湿透。

「这……陶儿,你有所不知,前些日子掌门人传下纯阳神功与门派男弟子修

习,修成之前,所有男弟子必须紧守元阳,不得房事」

陶儿娇美的俏脸上露出失望之色,轻咬着嘴唇,下身忍不住贴着程明的肉棒

磨蹭起来。

「咳咳」程明终于当够了隐形人,一边把玩着陶儿的身子,轻咳两声,向两

人示意自己的存在。

「呀,是掌门,弟子解光耀参加掌门」

解光耀目露精光,连忙下拜大礼参见。程明怀中的陶儿也扭动着身子,只是

有些身不由己。

「求掌门……让奴家……转过身子行礼……」

程明自无不允,陶儿从程明怀里勉力起身,转了个方向又面对面得坐进程明

怀里,双手环着『掌门人』的脖颈送上香唇来完成这一极具MC特色的礼仪。

陶儿虽相貌并未胜出辛葛两师徒多少,但口舌交接时的热情却远远超乎了程

明的想象,面对程明的攻势予取予求,转眼又对程明发起猛烈的进攻。那一对傲

人的玉乳,不知何时也压上了程明的胸膛,像是要把自己整个人揉入程明的身体

一般。

享受了许久,程明才恋恋不舍的与陶儿分开。

「你们的话,本座都听到了,之前本座暗中考察了一下,陶儿资质上佳,又

恭谨守礼,实乃佳徒之选,今日本座便做主将她收入门墙」

程明满意的说道。

「谢掌门恩典」解光耀和陶儿喜上眉梢,连声谢恩。

「之前听陶儿说,身子有些不舒服,光耀不能做的事,为师今天便帮他代劳」

程明淫笑着向陶儿伸出双手。

陶儿顺从的任他抚弄着,嘴里却坚持道「不……不行啊,人家是光耀的妻子,

只有他……才行」

「喔……那样的话,是为师考虑欠妥了」

程明很轻易的便接受了这个理由,他从来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解光耀见此却有些傻眼了,这……就这样了?明明只是意思一句而已啊!你

倒是多问一句啊!

陶儿也有些不知所措。不过解光耀虽然表现的格外老实,但为人颇有机智,

见程明向自己递了一个『我看好你』的眼神之后,便开始了他的表演。

「陶儿,许久未见,陪相公共饮此杯」

「陶儿,今日是你大喜之日,得以拜入师门,怎么能漏了敬掌门的酒」

「陶儿,要以口杯相敬才是,为表尊师重道,该敬三杯」

「陶儿,往日真是苦了你了,相公委实对你不住,来,相公敬你一杯」

陶儿娇柔女子之身,酒量本身便远逊男儿,连饮烈酒之下,很快便醉意上涌,

若非程明从身后扶着她的身子,恐怕已经摇摇欲坠了。

「时辰不早了,按门规当早日休息」

「是,掌门」解光耀拱手应道。

「男女有别,陶儿虽是你妻室,但入门为弟子,还是不能和你住在一起的。」

程明一本正经的,像是考虑再三,打算为陶儿安排恰当的住所。

「按本门门规,新入门资质上佳女弟子,应先至掌门卧榻居住三日以上,待

掌门对其深入了解,方可因材施教,另分住所」

「弟子明白,只是陶儿酒醉,看样子要请掌门带她回去休息了」

「也好」程明点了点头。

「啊……我……奴家还好」陶儿强撑着想要立起身来,却摇摇晃晃的,还未

立起便再次倒入程明怀中。

「不行啊,看这样子,还是不要逞强了」解光耀软语劝慰着,而陶儿则默不

作声,看样子彻底醉过去了。

「这样子不行啊,强行把陶儿带着怕对她身体不好」程明抓着陶儿的两瓣小

屁股,将她身子抬起了些。「看来本座必须要用棒子固定住陶儿的身子,才好带

她回去了」

「掌门妙计!」

在解光耀的帮助下,陶儿的小穴口很快便对准了程明的大肉棒,然后将陶儿

的身子用力缓缓按下,使得那隐秘的穴道把大肉棒吞吃下去。

「嘶……」程明忍不住抽了口气,陶儿小穴的紧致程度出乎了他的想象,看

来解光耀上山这么多年,陶儿确实没给他找几顶原谅帽带带啊。

不过程明的打桩机也不是盖的,连续抽插几下,便适应了环境,一手将陶儿

揽住,便做着活塞运动变站起身来。

「陶儿这样的身体素质,可不适合练武呢,看来本座这几日务必要帮她好好

通一通经脉了」

「多谢掌门」

解光耀欢喜道,目送程明抱着陶儿走了出去,他终于松了口气。这下计划便

成功了大半了。

……

次日清晨,程明在下身传来的一阵阵舒爽中醒来,睁眼一看,原来是那陶儿

正跨坐在身上不断起伏,用肉穴套弄着自己的棒儿。

「唔……陶儿,你这是?」

「回掌门师尊……嗯……陶儿天姿愚鲁,得蒙……掌门收录门墙……嗯啊

……自不敢……懈怠修炼,一天之计……啊啊……在于晨,最适合……锻炼的时

机可不能……浪费呢」

「精神可嘉」程明拍了拍陶儿的翘臀赞叹道。

我记得明明还没这么催眠过,都学会抢答了,看来我的催眠术又有进步了呀!

这样想着,程明满意的享受了起来。

一天之计在于晨,享受清晨的美好时光,是程明一直以来的习惯,这次也不

例外,当下大战一场。

风停雨歇,程明穿好衣服,又开始琢磨起来,这无量山看样子已经被催眠的

差不多了呀,是不是去别的地方找点乐子呢?

正当他思考去哪里玩的时候,听到门外弟子通报的声音。

「掌门,马五德马老武师来访」

下载联众世界游戏大厅

侠客游安卓版

影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