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汽刷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手天使完

发布时间:2021-01-21 02:33:41 阅读: 来源:蒸汽刷厂家

最后一次——

「嗨,我是小依。」

不要问我为何要做这个工作,有时候,根本不需要理由。

「小彬,我来了,你还记得我吗?」

就像人的生理需要一样,有时候,根本不需要理由。

「怎么了?我看见你在偷笑,是吗。」

「……嗯。」气若游丝的一声,他睁开没了色彩的眼睛,注视着我,断断续续呢呢喃

喃的笑道「嘿,我……我刚才,梦……嘿,梦见你,你……小依。」

还记得第一次跟小彬见面,虽然已经是两年多前的事了,但每一次见面的片段都很深

刻,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小彬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他的个性并不阴沉,反而很爱笑

。无论什么时候,总会看见他的脸上挂着一道笑容,或浅浅的,或猖狂的,或含蓄的……

虽然,我知道那是他的病症之一。

———————————————————————————————————————

第一次见面——

「你好,我……我叫小依。」相对比平常时候,这一刻的感觉的确很侷促拘谨。我的

一对眼睛,面对着四、五个人的注视,自我被逼膨胀起来的当下,感觉一点也不好受。虽

然当中大多都是认识的人,但在这个场合下碰面,始终难免让人感到尴尬。

「来,小彬。」那个老态龙锺的女人蹲了下去,倚在轮椅的扶手上说道「跟人家打一

声招呼。」

那个人……那个坐在轮椅上的人,轻快瞥我一眼之后,视线迅即游离回避,闪烁眼色

不断在我和那个老女人之间徘徊,歪曲的嘴巴,就像搁浅的鱼一样开开合合,沉沉吟吟。

当下,他的惊惶失措,让我顿觉得自己就像洪水猛兽般令人畏惧,而那个老女人则成了他

的避风港一样。

「你,你好,呃……」踏前一步,却有想要连退两步的徬徨。

「呜呜——呜,不——」

因为这一声悲鸣,因为这一声不,这一次会面还不曾正式开始便已终结。而这刻,我

只能挂上尴尬笑容,心里既感轻松而又窘困,默不作声,从这个冷清清的房间里独个离开。

———————————————————————————————————————

第一次服务——

「叮——」电梯到达后,发出了清脆的一声。

走出电梯,才发现自己的脚步沉重得很——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如此紧张焦虑——

尽管知道被选中了,尽管已经见面数次,尽管情况认识深了,但我从不曾跟他正式对话。

甚至,只要回想起每一次见面,他焦躁不耐烦的样子,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态度,都令我感

到迷茫困惑。

但我知道,决定选择我的人是他本人。

「咯咯——」敲了门,我屏息静气的站在酒店房间门外等候。开门的是我们的男志工

……我们没有说话,只是简单的轻轻点头微笑。

「小依,你早到了呢。」说话的人,是那个搀着腋下杖的领班,亦是这个义工组织的

其中一名发起人「不过我们都快搞定的了,他快洗完澡了。」

「……嗯。」沉吟回应,我没再说话——酒店的房间佈局我很熟识,整理,简洁,朴

实。但当下,这个房间一如往常的被佈置起来。昏黄的灯,再盖上哑色灯罩。床单不是雪

白,而是垫了一件棕色被子。好几颗香薰被零零落落的置放四周,让房间弥漫一股令人窒

息的香气。床角上,摆放了一盒手纸,润肤油,湿毛巾和一部小型录音机……但在大床旁

边,很突兀的,还有一台挂满了塑胶袋的轮椅。

刚才为我开门的男志工,转眼间已回到他的工作岗位——此时,浴室里传来了一些吵

闹声。

「好了好了!我们的主角要出场了!」领班说道。

「嘻,嘻——嘻嘻——」刺耳的笑声传来。

那个老态龙锺的女人率先出来,然后那个绻缩的佝偻身影,就在三个男志工的簇拥下

缓缓出现了——目测来看,他的身体应该很轻,搞不好我一个女生也能把他抱起。但我知

道要抱起他不难,难的是如何让他不感到疼痛和不快。因此,为顾及他的感受,领班才安

排了三个男志工合作分工,捧着他的腋下,臀部和双腿,将他从轮椅小心奕奕的捧到浴室

里,再由他的妈妈为他进行梳洗沐浴。

「嘻嘻,嘿……」那个刺耳的尖笑声,就在眼神交接的一刹那停下来了。

「那好吧,小彬!」领班搀着拐杖来到床边,笑容可掬的道「小依小姐已经来了,那

……我们要走了。」

「……呜嗯,呜……」眼神闪烁,难以名状的呢喃。

这时候,他的妈妈一边为他盖上遮羞的大毛巾,一边倚在他的耳际细细碎语。

「嗯……嗯啊,妈,妈……嗯啊……」浓重的鼻音,令人听得浑身不自在。

「我们走了。」领班说毕,打眼色示意其他人一同离开的时候,这一瞬间,竟让我有

种错觉……以为身处的不是酒店房间,而是殡仪大厅。令我错觉以为自己就像葬仪师一样

,正在为一个已死之人,做着某种让他往生极乐的严肃而沉重的仪式。

然后,他们都离开了。

———————————————————————————————————————

他们离开了,但我和他仍旧纹风不动——他动不了,而我举步维艰。

不要问我为何要做这个工作,有时候,根本不需要理由——我的日与夜,干的事情大

同小异。所以,我才会为自己当下的踌躇不安感到苦恼,无所适从。毕竟,我的工作所接

触的全是男人,而且这些男人都很好色,都很主动,都从不多加掩饰他们的狼虎之欲。

但,小彬不同。

从几次会面倾谈,从得来的资料所知,小彬今年已经三十一岁,但他从没拍过拖、谈

过恋爱,至今仍是一个处男。

静默过后,我逼迫自己打破这个僵局「你……不打算跟我说些话吗?」

看着那个陈放床上的躯体,我踏前了一步,却又有想要退后两步的徬徨感。

「这里没有别人,你……」

「嗯……」单调的一声。

「嗯?」

他模糊回应的一声,着实没有意义,但却让我鼓起勇气再度走前。直至来到床边,睥

睨他这个被一丝毛巾遮掩,有如枯木萎靡的身体……难以名状的感到悲从中来。为了压抑

这个情绪,深呼吸一口气,侧过了身,轻轻坐在床边,跟他保持着这么近,那么远的一个

距离。

「会觉得冷吗?」说着,我侧目回望那个人。

视线交接才一瞬间,他的目光又再匆忙窜逃开去……虽然感到沮丧,但这也好,至少

我知道他一直都在隐隐之中注视着我,而这亦成了我在当下唯一的强心针。因此,我努力

收拾心情,拿起床角上的录音机,为稍候的服务进行事前录音。

按下了开关,深呼吸一口气,我才对着录音机平静的道「今天是六月十七日的晚上七

时十分,我小依,跟小彬两个人,现在正在酒店房间里进行事前的简单访谈,呃,这个…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都是我和小彬你情我愿之下而做的事情,亦没有任何金钱利益的授

受,所以……」

与其说是访谈,不如说是一个声明。

「嘘……」叹了一声,我侧身靠到他的身旁,继续录音「那,小彬……说句话好吗?」

「……嗯,呜……嗯嗯……」回避的不只是录音机,更是我的接近。

「啧,呃……」对於他的畏缩态度,让我只能再次进逼「你,你随便说些什么也行的

,例如……例如感想说话之类,呃,如果觉得紧张便说紧张,如果觉得期待……」

「呜呜,嗯……呜……」四肢不行,所以他能够避开的只有自己的视线。

「你……」面对他的退缩,我就像老鼠拉龟一样,无从入手,只能抱怨「小彬,如果

你不说话,那,那……那这件事情没办法开始干的!」

「……呜呜,呜……」我越接近,他越退缩——甚至为了避开我,竟然拼命扭动自己

的枯肢挣扎。

为了安抚他好,为了拦止他的挣扎也好,当我的手搁在他峥嵘嶙峋的胸口上时,那个

颤抖,那种震动,直接而强烈的传到我的手里——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发抖,原因离不开几

种,或兴奋之至,或恐惧至极,甚至是身心患病而成。

「你……你是害羞?还是感到害怕?」

「呜,嗄……呜……」

「我也一样呢。」

听见我的说话后,无声无息里,他的颤抖渐渐平伏了,呻吟慢慢缓止了——透过手心

传来的粗糙触感,这一下接触,这一下抚慰,彷彿比任何的镇静剂来得更有效平伏我们俩

的突兀情绪,而且刹那之间,已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接触了,感受了,哪管那是崎岖不平,还是粗糙乾燥,身体仍是自然而然的动作起来

。而当我的手开始游走於那个山峦起伏的胸口,细细触摸巍然不动的轮廓时,小彬的身体

再次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颤抖,跟随我的抚摸而起,而息。

「看着我,好吗?」

「呜……」纵是闪烁,但小彬的视线终究还是停驻在我的身上。

这时候,我停下了录音,小心奕奕的把他挣扎辗转的身体调整过来,让他重回那个平

躺的姿势,让他形如枯枝的双手双脚再次平放开来——当下的感觉很怪异!明明知道他是

三十一岁的成年人,心智完好无损。但亲身面对下来,却有一种看待小孩子的错觉,然后

,再依循这个错觉,为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事情感到离经叛道的荒谬。

这种人为何会有性欲?

脑海里的荒诞疑问,小彬更直率的以身体回应——毛巾之下,有个东西正在蠢蠢欲动

——或者,我该暂且搁下胡思乱想,好让自己回到眼前的事情,好好履行自己的工作,好

好解决这个人的生理需要。因为我知道,我们二人身在此地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性事的

烦恼。

因此,我不再犹疑,手迳直的摸上那个蠢动不已的东西上。

「呜……呜呜!不,不要……」

「呃,你……你不用害怕的,你……」

不知道是哪里出错了,只知道为了令到眼下的工作如期进行,我拼命揪紧那根矗立的

东西,扭捏,套弄,摇晃,抽动。

「不,呜……呜呜,呜……呜呕,呜……呕,呕呕……」

「你,你,你……呃,你……」

瞧见他的挣扎抗拒,他的异常反应,我的激动蓦地消散了,但已换不来他的平伏……

这个瘦骨嶙峋的身体急遽起变,一下子,四肢就像断线风筝般激烈摆动,一下子,佝偻的

躯干成了熟了的虾子,不断绻曲。还来不及让我惊慌,不断抽搐痉挛的他,已经吐出了一

口黄水。

「啊!」

看着那些发出酸涩气味的液体,当下,我整个人都被吓得呆了……这瞬间,心里有无

数念头涌上!我做错什么了吗?他要死了吗?为何他要如此激动?选择我的人不是他吗?

为何明明是我在给他帮忙,给他服务,却反过来好像是我加害他的?

我要通知他们吗?我……这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了呢!

「嗄嗄,嗄……嗄,我,我是……」喘息之中欲言又止,小彬侧目瞪我,断断续续的

说下去「是不是,是……吓,吓,吓怕你……你,嗄……了?」

「呃?有谁能不被吓怕?但……

「我,我……嗄,很,很……」

「……嗯?」他在跟我说话吗?

「很……很怕,怕……所以,所,所以……吐,吐……」断续的言语过后,闪烁畏缩

的眼神再一次回到我的脸上。

这刻的心情很荒诞,一方面,还没平伏如坐云霄飞车的惶恐思绪,另一方面,却为我

们的对话终於开始了而感到欣慰——尽管我跟小彬见面不下数次,但亦只有片言只字的对

话。虽然这一次的对话不见得有多少意义,但已是最有内容的第一次。

「我,嘿……你,你怕,怕的话……可,可以……可以走,走的……」终於说完了,

小彬的脸上亦挂上了一个很虚的笑容,就好像在说:不用怕,我习惯了。

而这一个讯号,象徵着一个关系的终结——电话拨出了,领班、志工和他的妈妈迅速

赶回来了,而后发生的事,已没有我的事儿。当我看着他们忙於处理善后,忙於治理调适

,忙於各种慰问道歉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一直都是站在很远很远的距离上看待这个事情

……或者深究原因,我的害怕,不是因为他是一个残障人仕,而是他的围墙。那道围墙就

像他肌肤的触感一样,满佈鳞角,粗糙棘手。

———————————————————————————————————————

最后一次——

「怎么了?我看见你在偷笑,是吗。」

「……嗯。」气若游丝的一声,他睁开没了色彩的眼睛,注视着我,断断续续呢呢喃

喃的笑道「嘿,我……我刚才,梦……嘿,梦见你,你……小依。」

小彬今年已经三十三岁,他从没拍过拖、谈过恋爱,至今仍是一个处男——但在标籤

这个身份之前,他是一个残障者,重度残障者——我不认识他的伤病,只知道他是一个无

法自理的人。身体瘦骨嶙峋,形销骨立,四肢形同摆设,有如枯枝,动不了,但有感觉,

而且最容易感觉得到的是疼痛和麻痺。而他每一天的所谓生活,就是无了无期的疼痛和麻

痺,除此以外,他大抵上跟植物人无异。

「梦见我?你很想念我吗?」坐在他的床边,我瞇上眼睛含笑说道。

「……嘿,我,我最……最想念小依。」他的笑容很虚,就像明明是快乐得很,但只

是皮笑肉不笑一样。

然后,他每一天的所谓生活,就是接受我们视之为特别待遇,他们视之为日常的必然

事情——吃喝住行,没哪样是不需要劳烦别人帮忙。因为肌肉退化,只能饭来张口,但吃

的喝的基本上都是足够赖以维生但平淡无味的流质食物。亦因为四肢不行,不是躺着度日

,就是择个良辰吉日让人为他推个轮椅,才能一探病床以外的世界。

「啧,死色鬼。」说着,我轻轻挑逗他的鼻头,挖苦他道「整天只想着坏坏的事情呢。」

「嘿嘿——嘿,嘿——不,嘿,不是的!嘿——」虚弱笑声的衬托下,是一张无法羞

涩的僵硬脸孔,五官似是被扭成一团,嘴巴歪歪斜斜,两眼一大一小的睁着,丑怪得很,

但无阻他对我豁然说出心底说话「嘿嘿,我真的,我……嘿,真的很想,想念……小依,

小依。」

因为重度残障,因为无法自理,吃喝住行都得借助外力,所以,就算是个人最隐私的

大小二便,亦不再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事……呃,不对!

「嗯!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说着,我轻轻一瞥藏在单薄被子下的佝偻身体——无

法平放伸展的下身,瘦削的双腿腿弯不自然的绻曲起来……而在那里,却有一个微微隆起

之物把被子撑了起来,状如火山初成,似在瞬间就要拔地而起一样。

「嘿嘿,小,小依……今天,很,很漂亮,嘿……」如今,他已经不会回避眼神,直

截了当的注视着我。

若要把他们形容为一个人,其实不太贴切——只有站在足够远的距离上,他们才会被

称之为人——例如刻板过时的法律上,把他们视作人看待,或者虚妄浮薄的道德上,他们

亦被视作人看待。

「哼,懂得卖口乖了?谁教你的?」说着,我一边含笑注视他,一边轻解罗衣,脱下

外套,然后偎身下去躺在他的身旁——香精油的薰香,沐浴乳的清新和苦涩呛鼻的药臭味

全部混杂起来,一下子攻入鼻腔。但我没有退避,反而靠得更近,把脸颊贴在他骨瘦如柴

的臂上,亦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皮包骨的胸怀上,轻轻柔柔的抚摸他的身体。

「嘿嘿,很,很痒——嘿,嘿——痒,嘿嘿,很——很,很痒——」呢喃着,小彬的

身体传来隐约颤抖,似是挣扎,似是回避。同时间,那个小火山亦在这个峥嵘嶙峋的贫瘠

土地上缓缓隆起。

只不过,当那个距离拉得足够近的时候,例如,当你得要亲身营营役役不辞劳苦照料

他们的时候,当你感受到、明白到照料他们是如何艰苦吃力的一件事情时,他们就会突然

成了次一等的物种,或是一件死物,或更甚者,只是圈养起来的一头牲畜——为了方便照

料,他们身边的围栏门槛都得被拆除,身上衣物都得穿最简单的款式,剥削了选择权,削

弱了挣扎能力,笼统称之为人的尊严私隐都得折衷摒弃。

「洗了澡,全身都香香的呢。」我轻轻挪动身子,把我和小彬的距离拉得更近。

「对,嘿——对,对喔——」假的!不管怎么洗涤,他的身上都弥漫着一阵药醰子的

苦涩臭味,而且背上和臀部的褥疮都在发出一股呛鼻的烂肉味道。

而当尊严私隐都得舍弃的时候——所有能够构成一个完人的东西,他们从此不能拥有

——他们还能算得上是一个人吗?

「呵呵,怎样?觉得爽吗?」

「嘿,爽……嘿!嘿……但,但很,嘿……很痒……」

亦因此,当需求层次还停留在最低一层上挣扎的时候,当三餐二便都已变得奢侈的时

候,当人的尊严都得摒弃的时候,人的性欲,更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遥远事情——因为需

要被照料,还凭什么大谈尊严、隐私?因为照料的人都劳累得不似人形,苦不堪言,被照

料者哪里还有资格奢望得到性欲上的发泄?还能活着就该要感恩了,知道吗!

「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很想要了?」

「嘿……不,不是……」

因为要学懂感恩,所以不能有奢侈要求,不能有污秽思想,不能有踰越行为……但,

人的性欲不是与生俱来的一件事情吗?那不是很基本的一件事情吗?大多动物还需要发情

的季节才有繁衍后代的想法行为,但,人类不同,人类是少数为了快乐、为了愉悦而干这

个事情的生物来的。

「说谎,你那里不是已经硬了起来吗?死色鬼!」说着,我轻碰他胯下那个小帐篷的

顶端。

「嘿,嘿嘿……嘿嘿……」羞笑的瞬间,他的身体再次传来一阵颤抖。

每个人都有如此需要,不管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亦有同样渴求,被亲近、被关怀、

被疼爱、被拥抱。换言之,那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何来污秽?

「讨厌喔,只是在笑,弄得好像人家很下流一样的。」

「不,不……嘿,不是的,我……嘿嘿,很,很想,嘿,想要……」

而且要说污秽的话?到底是性爱的真确意义污秽一些?还是人们标籤这个行为、邪魔

化这个行为的想法眼光来得更污秽一些?他们不就是一味公开对性爱这件事情口诛笔伐的

同时,却又在私底下从中作乐享受吗?哪管在他们身下的是妻子、情人、小三、妓女,甚

至是像我这种跑私钟的兼职女友……换了人,做的不也是同一件事情而已,不是吗?

「哼!」听见小彬如此说了,我这才故作姿态的道「都说了你是死色鬼了。」

「嘿嘿,嘿!嘿,嘿嘿!」当下,小彬只管以笑遮羞。

虽然,曾几何时,当我站於足够远的距离上看的时候,我也曾经冒起同样的疑问——

这些人有性欲的吗?他们需要发泄的吗?身体已经这样子了,为何还会想干那些事情喔?

他们应该安守本份,应该……啧!他们应该安守怎么样的本份?怎样的安守才合乎本份?

如果因为身障,他们就该安守本份的话,那不就是说,身体健全的我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

任意妄为了吗?

「只管在笑喔,讨厌鬼。」

「嘿——嘿嘿——嘿,嘿——」越是羞涩,小彬的脸容越是扭曲。

如果身障是一道鸿沟的话,那,只要有人愿意承受同样的标籤、同样的鄙视,不顾一

切跨过这道鸿沟,总该行了吧?

「那……」沉吟喃着,我的手亦悄悄钻进单薄被子里,轻轻摸上那根抖动抖动的东西

,续道「我们开始了,好吗?」

「嘿嘿……嗄,嗯……」把它包围的一刻,小彬的全身上下,甚至声音气息都在发抖。

只是这一次,已是我和小彬的第三次接触——亦是最后一次了。

「这样子觉得舒服吗?」轻轻爱抚起来了,他的阳具亦渐渐变得更硬了。

「很舒,嗄,很……很,嗄,很舒,舒……嗄嗄……」舒服二字,从没能够豁达脱口

说出——就像他的人生一样。

接触过的这些人当中,直呼舒服、大喊很爽的大有人在。只是,很多只是干了一次后

便从此失联,有说是感到污秽,有说是感到难堪,有说是感到不安,有说是从此感到满足

。但更多的是,三次机会里的头两次都花完了,而为了把最好的东西留在最后一刻才享用

,所以他们断然决定把最后一次机会,留待生命即将完结之前的短促时光里才再履行……

至少,他们是如此述说的。

「啧,色鬼。」呢喃过后,我暂时停下了套弄,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把那个用作遮羞

的被子掀开了,让那根昂然高举的包茎阳具暴露出来——这里只有我和小彬而已,我和他

之间不需要遮私隐羞,只需要坦诚相待,玉帛相见。毕竟,谈情说性,从来不是一件需要

隐藏的秽事。

「嘿嘿,小依……小,嘿,小依……很,很美……嘿嘿,很像,像……天使……」在

小彬的热情注视下,我把上衣和胸罩都一一脱下来了,然后提起那只骨瘦如柴的手。

而小彬的病已经持续了二十一年,换句话说,也折磨了他足足二十一个年头。这些年

里的每一天,有哪一天对他来说是不一样的?我想应该没有吧!就算有,亦是十根指头能

数出来的事情而已——病床,疼痛,药物,冷落,歧视,唾弃……这些都是他的世界里的

日常。无法自给自足,无法自理的他,只能接受别人的恩惠,哪管喜欢与否,哪管选择与

否,哪管接受与否。

「……啧!你见过天使了吗?」说着,我把小彬的手引领来到我的胸部上。

「嗯,见……见,见过……」小彬的眼睛溜转,虚笑道「他,嘿,他……他们,们…

…嘿,在,嘿嘿……在等……等我……」

如果没人照料,他就像一件死物被冷落一角——对的,要是没有其他人在,小彬什么

都做不了。别说是像一般正常男生自渎这回事,就连大小二便,甚至想喝一口水也无法办

到。这样的他就只能躺在那里,伴着失禁的排泄物,褥疮渗出的血水……这样的人生还有

意义吗?如果生而为人,确实有那么一点意义存在的话,那,小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嗯——嗯啊——」纵使微乎其微,但敏感的乳房仍能感到他的手指正在挣扎,正在

抖动,正在感受我这颗悬在胸前软呼呼的白晰脂肪。

「嘿嘿!叫,嘿……嘿,叫声,很……嘿嘿,很色……」乐不可支的笑声下,是一张

扭曲的脸容……很丑,但很温柔。

我想,如果二十一年是足够长的一个时间,那,小彬应该早已认清这个真相了——他

的存在意义,就是没有意义——亦因此,在经历了如此漫长而痛苦的所谓人生旅途之后,

时至今日,他才决定把自己的存在完全抹杀掉,以不再存在来换取一点点的意义。

「嗯啊——因为你摸得人家很舒服喔,嗯——」

「嘿嘿,嘿……嘿,嘿……嘿……」

他选择了安乐死——纵使法律反对,纵使社会反对,纵使大家都忙着争议违反人性、

违反道德,纵使这个世界不允许他寻求主动的死亡方法,但他仍是很积极的以消极方法来

实践他自己的死亡——只要终止疗程,只要不再服药,一天是一天,一星期是一星期,一

个月是一个月。只要没有维生仪器,没有药物缓解病情,过不多久,小彬终将死去,而且

是在缓慢而痛苦的疼痛煎熬中死去。

「嗯,嗯——嗯啊,嗯——嗯啊——」屏息静气里,我的手再次回到他的阳具上继续

爱抚,同时轻轻的躺下去,身贴身,脸贴脸,以柔软细嫩的肌肤来跟那个峥嵘嶙峋的身体

互相抵触,互相慰藉。

「嘿嘿……嗄,嗯……嘿,小,小依……」

而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主动提出为他进行最后一次性服务。

「嗯嗯,嗯——呼,嗯——」

「嗄……嗄,嗄……嗄嗄……」套弄得越是起劲,小彬的呼气声越是急促。

我知道自己只是一个过客,无法为他的人生添加多少意义,退一万步来说,这个行为

甚至谈不上是什么帮忙——当面对生死抉择时,世间一切都只是身外物,对吧。决意寻死

的人,就像闷烧的一个火头,而我的存在之於他的痛苦,只是杯水车薪,只是为一场转瞬

就要烧通天的滔天大火浇上一杯子水的事情而已。

「嗯嗯,嗯——嗯,啧——啧啧——」合上了眼,放任自己,轻吻这张乾枯龟裂的脸。

「嗄嗄……嗄,嗄……嗄……」

这个世界是否公道?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它对他已经太坏了!他承受的痛苦亦太多

了!所以我只是想尽一点力,哪管只是镜花水月的一刹那,哪管只是聊胜於无的快感,我

也想让他感受得到,生而为人不需抱歉的枕藉快慰。

「啧——啧啧——啧,啧——」越吻下去,我越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

「嗯,嗄……嗄,嗄……嗯啊,嗄……」

矛盾的想法突然浮现——这一方面,很想让他从人生里仅有的性事之中,感受到痛快

淋漓的愉悦快感;另一方面,却奢望为他的享受,多延续哪管只是一分一秒。让他真真切

切再体会一次,人们为了这个愉悦瞬间而身心癫狂不已,费尽心力,花尽钱财,但仍然求

之若渴,趋之若鹜的一件事情。

「嗯——嗯啊,嗯——啊,啊——」没因没由,但我仍然在小彬的耳际喊出娇喘叫声。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当下,我的手随着这个矛盾想法,就像连接上了一个椭圆形的齿轮般,快的时候很快

,慢的时候很慢。

「嗯嗯,嗯……呜,呜嗯……嗯,呜……呜哇……」套弄起来,他龟头上分泌出来的

前列腺液,比我眼角渗出的泪水还要来得汹涌,转眼间,已经沾满了我的虎口。

「嗄,小,小……嗄嗄,小,嗄……嗄嗄,小依,嗄嗄……嗄嗄……」

但,我只能陪他到这里,毕竟有些事不可以——人的一生总是逃不过生离死别的喜愁

哀乐,但讽刺的是,相逢时的愉悦,总是蓦地消散无踪。与之相比,离别时的伤感,更显

得绵远流长。

「呜嗯……呜哇,呜……」我知道不应该哭,更明白小彬需要的不是我的怜悯「嗯,

呜……嗯啊,啊……」

「小,小依……嗯,嗯嗄……小依……」尽管颤抖,粗糙,但小彬仍很努力的把我搂

着。

纵使没有被爱的资格,纵使求不到别人的爱,但作为一个人,应该永远还有爱人的资

格,因为这是生而为人最大的权利。因此,纵使没有选择如何出生的权利,但作为一个人

,亦应该有选择如何死去的权利……至少,那是小彬最该拥有的权利。

「嗯?」

「我……我,我……爱,爱你……嘿,可……可,可以……吗?」

他的爱我有权拒绝,却不能否定。

「呜……当然可以。」说罢,我轻轻的在他的嘴角亲了一下。

「嗯嗄,嗄……嗄嗄,哈……」小彬不再说话,沉浸於虚弱喘息之中,静静享受他人

生里的最后一次性高潮。

瞬间,小彬的脸容绷紧,五官似要扭成一团,身体状如抽搐的抖动起来,放在我腰间

的手似要掐进我的肌肤里……紧接而来的一瞬间,那些浓浊的淡黄色精液就像涌泉一样,

从我的指间,从那颗马眼之中,汹涌喷发而出,一波又一波的,全都飞溅到我们俩的身体

上。

「……爽吗?」

「嗄,嗯嗯……很,嗄,很爽……」这一刻的小彬,纵使虚弱,纵使气力不继,但却

比刚才更有光采,更像一个人的模样。断断续续的喘息里,他以真切的笑容续道「多,多

谢,嗄……你,嗯……让我,我可以,嗄,可以像……像个男子汉,嗄,走……走下去……」

———————————————————————————————————————

这次,是我和小彬的最后见面……在那之后,他遵从医生的建议回到医院,在医疗人

员的观察下,在最亲最爱的家人陪伴下,走完他人生的最后一程。

七天后,小彬离开了。

2019qq大厅

电脑装机软件

元尊传

梦幻古龙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