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汽刷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美丽家教

发布时间:2021-01-20 11:31:37 阅读: 来源:蒸汽刷厂家

第1章多事之秋

莲花乡,党政办。

李青云站在办公室,透过窗户看向外面,心里五味杂陈,自己刚来莲花乡上

班不到两个月,乡政府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一周前,莲花乡所在的塬北县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强降雨,暴雨下了两天两夜,

损失惨重。

其中莲花乡因为地势低洼,又处于塬水河的下游,受灾最为严重,这让原本

就贫困的莲花愈加的乡雪上加霜。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乡里的主要领导外出考察,竟然在当地被爆出了集体作

风问题,被纪委双规,这件事震动了整个塬北县。

真是多事之秋啊,李青云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面,心里

感慨不已。

今年,塬北县大量招收公务员,李青云刚刚大学毕业,考取了塬北县公务员,

可惜因为没有门路,最后被分配到全县最贫困偏远的乡里工作,如果不是笔试成

绩第一名,县里要照顾门面,录取都成问题。

此时的乡政府人心都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有些人希望可以更进一步,想方设

法去县里搞关系,有些基层办事员们则乘着混乱期给自己放假了,偌大的乡政府

只有李青云一个人。

党政办总共一个主任,三个办事员。

李青云喝了一口水,拿起了一份关于塬北县莲花乡贫困户调研表看了起来,

莲花乡面积一百多平方公里,总共有35个行政村,51个自然村,两万多人口,

辖内多山地,土地贫瘠,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处于贫困线以下,百分之六十五的房

屋都处于危房,换句话说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都受到严重的危险。

李青云看着一串串的调研数据,心情很沉重。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打开了,和李青云同样为办事员的柳晚晴走了进来,

今天的柳晚晴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一条粉色的休闲裤,扎着马尾辫,衣服勾勒

出的线条,前凸后翘,十分养眼。

柳晚晴来党政办已经有一年了,相比李青云,算是个老兵,这几天她跑县城

跑的也是挺勤快的,听说县里建设局的某副局长是她的后台,这个女人长的这么

漂亮,在政坛上也算是有先天优势。

「哎呀,青云啊,没想到你还在呢,乡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还能坐得住?」

柳晚晴看到李青云,一边扭了扭腰肢,一边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起水杯给自己倒

了杯水,笑着说道。

李青云忍不住在柳晚晴的身上多看了几眼,也是笑了笑说道:「坐不住能怎

么办,我才刚参加工作,也没有什么门路。」

柳晚晴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叹了口气道:「听说县里领导对莲花乡领导出问

题被双规的事情很震怒,这件事情还惊动了市里的领导,影响很恶劣,真没想到

我们莲花乡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成名了一把。」

「不要说是市里了,省里的领导都知道了,要求严肃处理相关人员。」就在

这个时候,另一个办事员王二成走了进来说道。

王二成和柳晚晴一样,据说在县里都有关系,也是天天往县里跑。

这次乡里出事,据说党政办主任钱刚有很大的可能更进一步,这样主任的位

置就空下来了,王二成和柳晚晴都像狼一样盯着这个位置。

至于李青云,直接是被大家忽略的角色,毕竟他还没有转正呢。

王二成长着一双丹凤眼,皮肤黝黑,一进来就一批坐下,翘起了二郎腿,嘴

里很随意的轻轻哼起了口哨,看起来有些志得意满。

柳晚晴看到王二成这副表情,脸色就有些变化。

「二成同志,看你天天往县里面跑,是不是得到什么新消息了?」柳晚晴脸

上挂着笑容,看似随意的说着,实际上有意试探一下。

「哈哈,哪有什么新消息啊,不过我听说县里开了几次会,莲花乡的班子已

经敲定了,大体不会再变。」王二成打了个哈哈,没有继续说,不过明眼人都看

出来他得意的表情。

柳晚晴脸色一变,王二成的话可是透露了一个重大消息,谁都知道钱刚进步

了,主任的位置就在他们二人产生,看王二成胸有成竹的样子,那自己不就悬了。

柳晚晴心不在焉,眼神飘忽,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片刻之后,柳晚晴站了起来,急匆匆的走了出去,临走的时候头也不回的说

道:「我家里出了点事,回去一趟。」

王二成看着柳晚晴的背影,眼中泛着贪婪的光芒,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就在这个时候王二成的电话响了,王二成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站起来走了出

去。

随着关门声音传来,办公室又剩下李青云一个人了。

李青云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苦笑,眼下莲花乡的老百姓还处在水生火热,

而乡政府里却上演着一幕幕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表演,如果让老百姓知道了,

那该多么的心寒呢。

李青云喝了一口水,放下资料表,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站起来走出办公室,

在乡政府转了一圈,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正在他准备回办公室的时候,乡政府的大门外进来一个寸头男子,男子身材

魁梧,皮肤黝黑,穿着白色的衬衣和黑色的西服裤子,皮鞋沾满了泥土,不过看

气质就像当过兵的人。

「小同志,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寸头男子看到李青云,脸上挂着笑容,带

着一口京味普通话说道。

听口音对方是京城人,能够在大西北穷乡僻壤的地方遇到一个京城来的人也

真是稀奇,不过李青云也没多想,礼貌的回答道:「可以啊,有什么事你说。」

寸头男子观察了一下乡政府,眉头一皱,问道:「今天也不是周末,怎么感

觉乡政府静悄悄的没人呢?」

第2章夏老板

李青云苦笑一声,没有回答,他总不能说人都跑关系去了吧。

「我叫刘志,陪老板回来探亲,不过你们这边的路太难走了,陷到泥地里出

不来,想麻烦同志帮忙找几个人推一下,因为我们是外乡来的,也没有认识的人,

所以只能找政府了。」

前几天的大暴雨,将莲花乡原本就是黄土的路,冲的坑坑洼洼,车子很难行

驶,没想到对方竟然还能把车子开进来,本事不小啊。

「为群众解决困难,是我们应该的做的,我这就找几个人帮你推车。」李青

云很爽快的就答应,然后在附近的村里叫了四五个村民,跟着刘志来到了车子陷

入的地方。

车子是奔驰,因为路段被冲毁,泥泞不堪,车子滑入了路边的玉米地。

在路旁的排水沟沿上站了一个中年男人和年轻女子。

中年人穿着西装革履,梳着大背头,身体微胖,一看就像是成功人士。

中年人身边的女子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岁,年纪和李青云差不多大,穿着连

衣裙,一头长发飘飘,肤白貌美,当看到李青云等人的时候,眼神流露出一丝抗

拒和厌恶。

「老板,人找来了。」刘志走到中年人身边恭敬的说道。

中年人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李青云等人,笑容可掬道:「真是麻烦你们了。」

李青云也是笑着道:「举手之劳,莲花乡就是这样,地处山区,路又是土路,

只要一下雨就泥泞不堪,非常难走,这次又遇到百年不遇的大暴雨,好多路段都

被冲毁,要重新修。」

「是啊,来的时候我就听说了,不过没想到路的损毁这么严重,现在国家大

力发展基础设施,怎么莲花乡的路还还像七八十年代的老路呢。」中年人漫不经

心的问道,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李青云苦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塬北县地处偏远山区,在整个

市里面都属于最贫困的县,财政吃紧,而莲花乡又是塬北县最贫困的乡,县里也

要根据全县的发展考量,建设资金要优先考虑那些相对有发展前景的乡镇。」

中年人没有再说话,李青云吩咐几个村民一起上手,花了将近半个小时将车

子从玉米地里推到了路上。

休息了一会,中年人冲着刘志使了个眼色,刘志走到李青云的面前,从公文

包里掏出来一千块钱递了过去:「这次真是辛苦大家了,这是我们老板给大家的

辛苦费。」

李青云心里感慨,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出手都这么阔绰,要知道一千块放

到莲花乡,相当于一户普通百姓半年的收入,有些更加贫困的百姓,一年的收入

也不到一千块。

几个村民的目光也是一直停留在刘志的手上,他们长这么大都没有一次性见

过这么多钱,村民们都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全都看向了李青云。

李青云看着看了看这几个村民,穿着老旧,有些的衣服上满是补丁,补丁上

面补补丁,满身是泥,一脸朴实的看着李青云。

突然李青云感觉到有一股责任压迫着自己,压的都快喘不过气,他的心里很

不是滋味,从当初考公务员起,李青云就立志要当一个好官,一个有作为的官,

能够全心全意为人民谋福利的官,可是真正进入官场之后才发现,理想和现实的

差距,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做就可以做的。

李青云接过钱,给每个村民分了二百块钱。

「狗蛋,你媳妇上个月刚生了娃,你拿着钱去县城给你媳妇买一些补品调理

一下身子,坐月子要多休息,多吃有营养的东西,不要烙下病根。」

「栓子叔,这些钱拿回去给婶子买一些药吧,生病了就要去看病,这样耗着

也不是个事。」

「大牛,你儿子也该到了上学的年纪了吧……」

……

村民们拿着钱,激动的手都有点颤抖,小心翼翼的揣好,冲着李青云和中年

人不停的道谢,二百块钱对于城里人来说或许不算啥,但是对于村民来说是一笔

不小的财富,几个月都不一定能挣到这么多钱。

中年人看着李青云一一将钱分配完毕,而且惊讶的是对方竟然这么了解这些

村民的家庭状况,不由的露出赞赏的神色。

「小同志,我姓夏,这是我女儿夏冰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参加工作多

久了?」中年人突然开口问道。

「我叫李青云,你叫我小李就行,刚参加工作两个月了。」李青云笑着说道。

中年人刚想继续说话,一直都没有开口的女子在听到李青云的介绍之后,眼

睛一亮,突然冷不丁的问了句:「你叫李青云,大学在哪里上的?」

突兀的问题,让李青云一怔,就连中年人也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女子。

虽然不太喜欢这个从始至终都一副高冷骄傲,看不起穷人的女子,但是李青

云还是礼貌的回答道:「我叫李青云,桃李不言的李,青云至上的青云,今年刚

毕业于秦西大学。」

「什么专业?」

「经济学专业。」

女子没有再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李青云,从之前的的厌恶变成了一种

别有深意的神色,李青云感觉怪怪的,对方怎么突然对自己的学校和专业感兴趣

了,不过李青云也没多想。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五六十岁,手里拿着烟杆,面容沧桑的老头远远的跑了

过来,一边跑一边喊:「小李干部,小李干部,大事不好了……」

李青云认得此人,是红柳村的村长冯大山,看他这么急匆匆的样子,李青云

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冯村长,出什么事了」李青云急忙问道。

「哎呀,小李干部,可算找到你了,我去乡政府一圈,一个人都没有,后来

路上遇到狗蛋,大牛他们几个说你在这里……」冯大山一把抓住李青云的手,急

切的说道:「冯小洋家的房子突然塌了,他睡觉的媳妇和儿子都被压在了里面…

…」

李青云一听,脸色大变,心中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第3章救人

莲花乡原本就有很多危房,这一次强降雨让这些房子变得更加的岌岌可危,

这件事情李青云向乡里的领导反映过几次,可是最后也没有了下文。

真是多事之秋啊!

「赶紧跟我去救人……」李青云大声说完,就跑向了红柳村的方向。

因为救人心切,李青云也没来得及和夏老板他们打声招呼。

看着李青云和冯大山远去的背影,夏老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老板,我们走吧。」刘志走到夏老板的身后,恭敬道。

突然向老板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看向女子问道:「冰清,你刚才问小李学

校和专业是什么意思?」

夏冰清狡黠一笑道:「爸,着您就别问了,我刚才就是想确认一下是不是这

个人,现在看来不会错了。」

夏冰清看着李青云消失的身影,心道没想到小雪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竟然是个

乡巴佬,还躲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当个小公务员,真是没出息,哈哈,回去她

要是不请我吃几次大餐,我就不告诉她她心上人的消息。

李青云和冯大山火急火燎的跑到红柳村,远远的看到半山腰的一户人家院子

集中了几十个人,全都手忙脚乱在刨土。

李青云的心里一急,这些村民没有经过系统的培训,不懂的如何科学救人,

如果这么盲目的救人,方法不得当,容易导致二次坍塌。

「乡里的小李干部来了,大家不要慌,听小李干部的指挥。」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看到了李青云的身影,喊了一句。

李青云虽然只参加工作两个月,然而已经走访了莲花乡所有的村子,因为人

缘好,和每个人都打成一片,此时看到李青云,就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小李干部,你一定救救俺媳妇和儿子啊……」

冯小洋一个几十岁的大汉,此时哭的跟泪人一样,他的手因为刨土,已经沾

满了血水。

李青云的心里五味杂陈,一把扶起冯小洋,说道:「小洋,你别急,我一定

会救出嫂子和孩子的。」

李青云观察了一下现场,房子是背靠在土崖上的,这种房子在西北很常见,

冬暖夏凉,不过因为经过这次暴雨的冲刷,原本就土质疏松的土崖突然倒塌,恰

好压在了房梁上,导致屋子坍塌。

李青云的心沉到了低谷,如果要救人,必须先清理掉压在屋地上的土层,然

而这样也带来了危险,容易造成二次塌方,这样彻底就没法救了。

时间不等人,如果不及时清理土层,空气无法流通进去,就算里面的人活着,

拖延的时间长了会窒息死亡。

李青云一咬牙,大声道:「大家听我的,所有的人开始准备清理房顶上的土

层,记住一定要小心,从最上面的泥土开始,防止二次坍塌……」

李青云的额头布满了汗水,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房屋的情况,亲自上手

清理泥土,看到李青云忙碌的身影,村民们都是一阵感动,原本骚动的心顿时沉

静了下来,配合李青云开始清理土层。

过了半个小时,土层终于被清理了一大半,并且与房子内部打通了一个水桶

粗的空洞。

「下面的人都听得见吗,听得见的话说句话。」李青云趴在地上,小心翼翼

的向屋里喊道。

所有的人都是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仔细听着。

过了良久,下面终于是传来了一道虚弱的声音:「快救救俺们,块救救俺们

……」

人还活着,听到声音,所有的人都是精神一震,李青云也是松了一口气,只

要人没事就好。

在李青云的指挥下,很快泥土被清理干净,里面的情况也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只见冯小洋的媳妇抱着儿子,卷缩在两个柜子的空隙当众,只是冯小洋的媳妇,

头上出了一点血,其他方面并无大碍,只是精神上刺激比较大。

「谢谢你啊,小李干部,你真俺们全家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你,俺们真不

知道改怎么办。」

冯小洋跪在地上,冲着李青云不停的磕头。

李青云鼻子一酸,农民最是朴实,憨厚的人,他们是如此的相信政府,在遇

到困难首先想到的是政府,可是我们的有些干部呢,只知道争权夺利,不择手段

的往上爬,何时把百姓放在心上,他们对得起高高飘扬的红旗吗。

李青云立刻扶起冯小洋,说道:「小洋,你这是干啥,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分

内的事情,你要相信,政府是绝对不会忘了百姓的,有困难找政府,嫂子的头破

了,我这里有五百块,你去买些药,放着伤口感染了。」

说完李青云从兜里掏出来五百块塞到冯小洋的手里,这是他这个月工资的一

部分,原本他是想等会县城的时候把钱给父母的。

冯小洋死活不要钱,但是在李青云的坚持下,最后收下了。

拿着钱,冯小洋一定感动,又是对李青云不停的道谢,众人看到李青云的举

动也是对他赞不绝口。

李青云的心里很不高兴,他把村长冯大山叫都一旁,问道:「老冯啊,红柳

村像小洋家里这种情况有多少?」

冯大山也是一脸的愁容:「咱们这个村有五十二户人家,其中有二十户左右

的房子都出现了变形。」

李青云的心里很沉重,光红柳村一个村就有二十多户,那全乡五十一个自然

村加起来,要有上百户了,这么多人的生命财产处于危险中,如果不及时解决,

恐怕冯小洋家的悲剧可能会随时发生。

穷啊,莲花乡太穷了,穷到老百姓连衣食住行都成很大的问题,现在全国都

在大发展,很多地方的经济每年都是呈两位数的百分比在增长,为什么塬北县发

展不起来,莲花乡还是原来的莲花乡。

想到这里,李青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莲花乡发展起来,至少要解决掉老百

姓的温饱问题和人身安全问题。

冯小洋家因为房子没了,所有李青云就把他们暂时安排在村长冯大山家里,

李青云打算回乡政府写个报告,申请一笔款项,解决百姓危房的问题。

这件事情刻不容缓。

走在泥泞的道路上,李青云满身泥土,一脸的倦容。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奔驰停在了他的旁边,车窗摇下来,夏老板的脸露了出

来。

「小李啊,你这是要去哪里,要不要搭你一程?」

李青云扭头看去,笑着说道:「原来是夏老板,你们的事情办完了?」

夏老板叹了一口气说道:「没呢,莲花乡我们人生地不熟,想要找一个梧桐

山的地方,可是一路走来,问了好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地方。」

「梧桐山?夏老板,梧桐山我知道,只不过现在的梧桐山已经不叫梧桐山了,

改叫凤凰山了。」虽然不知道夏老板为什么要去凤凰山,李青云还是热情的说道。

听到李青云一说,夏老板的眼睛就是一亮,含着激动的神色。

「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青云笑了笑说道「我来参加工作之后,为了尽快的熟悉工作环境,专门查

阅了莲花乡的人文地理记载,所以知道一些,据说之所以改名,是为了纪念一位

巾帼英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夏老板赞赏的笑道:「小李你不错,工作做的很细啊,可不可以请你带一下

路。」

「这个没问题,不过凤凰山的路不好走,要翻山越岭。」

「那就麻烦你了。」

坐在奔驰车上,车子掉转头,在李青云的指引下,艰难的向着凤凰山的方向

走去。

第4章老坟

夏冰清坐在后座,一路上一改之前的态度,对李青云十分的热情,甚至有些

热情的过头,让夏老板都有些意外,他的女儿他知道,就是京城那些贵族子弟都

不爱搭理,怎么偏偏对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伙子就另眼相看呢。

夏冰清看起来对李青云十分的好奇,问东问西,搞的李青云都很不自然。

「李青云,你为什么要当公务员,你既然是学经济学的,干嘛不经商呢?」

夏冰清笑眯眯的盯着李青云问道。「秦西大学在华夏都属于顶级学府,尤其是经

济学专业在国内更是排在前五,除了很多有名的经济学家,还有很多的成功商人

也是出自这个学校,你要是经商或者找个跨国企业工作,怎么着也比待着这个穷

乡僻壤的地方强的多吧。」

李青云笑了笑,夏冰清说的没错,以自己的本事,找个稳定且薪水高的工作

不难,曾经有人也对自己这样说过,可是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对于这个问题,李青云只是简单的说道:「人各有志吧。」

「你就这么想当官?」夏冰清突然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

骤然听到这句话,李青云有些恍惚,因为曾经有人也问过他这句话,那是一

个他不愿意再想起来的人,每次想起她来,他的心就有些愧疚和刺痛。

夏冰清静静的看着李青云,等待他的回答。

「夏小姐,想必你们一路走来都看到了,塬北县的很穷,老百姓很苦,我从

小长大,见了很多事情,很多人因为穷,因为没钱,不得不向生活低头,我选择

学习经济学也是希望能够找到致富的办法,而当官是一直以来的梦想,我想带领

老百姓致富,摆脱贫困。」

李青云说的是实话,但是还有另一个原因,李青云没有说出来,大学时候有

个女孩家境很好,据说家族出了很多高官,自己是学生会主席,她是副主席,二

人关系很不错,互相爱慕,差一点成为男女朋友关系,然而毕业的那天一个自称

是女孩姑姑的人找到他,让他离开她,说他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一个是天子骄

子,一个是普通百姓,门户差距太大,并且许诺只要李青云离开那个女孩,就给

一百万。

李青云拒绝了,这对他来说是一种侮辱,他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有能力改

变自己的命运,也有能力改变别人的命运。

从那之后,李青云没有告诉那个女孩,他毕业之后回到了他的家乡,考取了

公务员。

「小李不错啊,现在有这种专门为老百姓着想的官员不多了,你要加油,我

相信你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

李青云的话引来了夏老板的赞赏。

「呵呵,谢谢你的吉言,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负。」

夏冰清却是对李青云的话嗤之以鼻:「切,俗话说娶个豪门小姐,少奋斗十

年,你就是傻,原本你有这样的机会的,可是你放弃了。」

李青云一怔,他总感觉夏冰清话里有话,可是又感觉不到哪里不对,对此,

李青云也只是打趣道:「呵呵,我们西北的汉子从来不吃软饭。」

众人说说笑笑,车子行驶了一个小时才到了凤凰山所在兴庄村,接着众人弃

了车子,沿着一条小路爬上了山,又是步行了一个小时才走到凤凰山。

看着遍山的野草,夏老板眉头一皱:「小李啊,你可知道这凤凰山有一座坟

吗,年代比较久远了,大概有四五十年了。」

这可把李青云难住了,虽然他对莲花乡比较熟悉,可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他

怎么可能清楚。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约莫六七十岁的老汉,正扛着锄头下山去。

「候老伯,你这是锄完地回家吃饭去呢?」李青云冲着老汉大声说道。

老汉也认出了李青云,笑着回应道:「原来是乡政府的小李干部啊,又来我

们村考察了,走,跟俺回去吃饭去吧,你老婶子做了擦面,你最爱吃的。」

李青云虽然参加工作短,但是和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很熟悉,其中就有侯老伯,

侯老伯的两个儿子,一个在煤矿上当工人,一个出去打零工,常年不在家,家里

老两口日子过得也不算富裕,所以李青云自己掏腰包给他们买了米面送去慰问,

老两口对李青云也特别好。

「呵呵,今天我还有事,改天我一定去,对了,侯老伯,你知道凤凰山有一

座坟吗,大概有四五十年了。」

「哎呀,这你还真问对人了,整个村里没几个人知道,这凤凰山确实有做老

坟,就在那片柳树林里,这些年风吹雨打的,坟头估计很难找了。」侯老伯想了

想,指着远处的一片稀疏的柳树林说道。

听到这里夏老板的神色激动不已。

李青云却很惊讶,这夏老板不远万里,从京城来到大西北就是为了找一座坟,

看来这座坟跟他有渊源啊,很可能就是夏老板的亲人,那这么说夏老板也是兴庄

村人了。

「侯老伯,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跟我去确认一下方位,不瞒你说,这几位

是从京城来的,这做坟是……」说到这里,李青云看相了夏老板。

夏老板会意,接着说道:「这座坟是我奶奶的坟墓,说起来我祖籍也是砸门

兴庄村,咱们也是老乡啊。」

「呵呵,这个没问题。」

侯老伯很热心,待着李青云等人来到了柳树林。

柳树林里杂草丛生,不过侯老伯根据自己的记忆,终于还是找到了那座坟的

准确位置,略微凸起的山包以及周围散落着一些被风化的石头表示,这里确实有

做被人遗忘的坟墓。

「没错,应该是这里了,谢谢你啊小李,你是个好同志。」夏老板激动的眼

中泛着泪光,突然莫名其妙的夸赞了李青云一句。

李青云也没多想,帮着夏老板将散落的石头又堆在一起。

「冰清,过来,给你祖奶奶磕头,你爷爷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一天能够回到梧

桐山来替你祖母扫一次墓,可是因为工作和身体原因,一直未能实现,现在我们

替你爷爷实现了这个愿望。」夏老板的声音有些哽咽,可以看得出在强忍着泪水。

李青云站在一边,听到夏老板的话,算是明白了,这里面的人果然和夏老板

有关系。

夏老板和夏冰清磕完头站了起来,夏老板握着李青云的手说道:「小李啊,

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你说?」李青云问道。

「我这次走的比较急,很快要回去了,我想请你找人帮我修缮一下坟墓。」

按道理自己是公职人员,不应该有封建迷信,不过修坟也不算是迷信吧,这

是对死者的一种尊重,何况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想到这里李青云便答应了下来。

下了山,回到乡政府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从奔驰车下来之前,夏老

板让刘志给李青云留下了两万块,作为修坟的费用,另外也留下了刘志的电话号

码,方便联系。

「李青云是吧,有句话叫做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的逃避只能表示你

是个懦夫。」

在李青云下车之后,夏冰清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这样一句话,整的李青云一

头雾水。

与此同时,李青云没有注意到的是,乡政府一间办公室内,人大主席牛常胜

刚从县城回来,此时正在透过窗户向外看,恰好看到李青云从奔驰车内走了下来。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奔驰车的那串车牌号让牛常胜震惊不已。

第5章县委书记

牛常胜心里很犹豫,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将这件事向上面汇报。如果汇

报了,领导会不会觉得这么点小事也要汇报,自己是不是不堪大用?

左思右想之下,他还是决定将自己看到向县委书记李占国提一提,就算是被

批评,也总好过什么都不说吧。

县委书记李占国坐在办公室,一口接一口的吸着闷烟。他最近心里很烦,塬

北县今年发生了几次重要的自然灾害,尤其是近期的洪涝灾害,损失更是极为惨

重。他这个县委书记的日子并不好过。

作为一个贫困县来说,本来县里财政就很吃紧,这种自然灾害的损失是县里

很难承受的,那是必须要上级拨款救急的。

不过,天灾这种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够左右的。即使因为拨款的事情,市里的

头头对自己有意见,但也只能批评一下自己没有做好事前防范措施,并不能拿自

己怎么办。当然了,预防不力这个锅自己是背定了,谁叫自己是一把手呢。

李占国本来以为救灾之后,就一切太平了。谁知道,屋漏偏逢连夜雨,紧接

着,莲花乡的主要领导集体出问题被抓,就被曝光了出来。

这一次,市里领导对自己一顿狠批,差点就给自己摘了帽子。

识人不清啊!

莲花乡书记就是他的人,也是他第提拔起来的左膀右臂,这次出事就是他带

头干的,二把手县长张金江一直以来和自己对着干,更是抓住这件事,狠狠的削

自己的威信。

李占国点燃一支烟,背靠躺椅上,开始吞云吐雾起来,心里却是在盘算着莲

花乡人大主席牛常胜的话。

省政府的车子怎么不声不响就是开到了莲花乡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为什么

事先没有通知,这次塬北县洪涝灾害,莲花乡受灾最为严重,莫不是有人在背后

要搞自己。

作为官场中人,李占国对市里和省里的政府车牌号很熟悉,牛常胜不可能骗

自己。

这件事情恐怕市里都不知道,否则市委书记梁剑不可能不提前通知自己,省

政府的车子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想到这里,李占国就感觉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李青云!

这个名字第一次走进了李占国的心里,能够和省政府搭上关系的办事员,肯

定不是普通的办事员,最有可能的就是来莲花乡镀金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有必要去见见这个小伙子了,拉拢一下关系,提点提

点他。

想到这里,李占国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然后将烟蒂在烟灰缸里灭掉,接着给

组织部的张文斌部长打了一个电话:「老张吗,我是李占国,来我办公室一下,

我跟你说点事情。」

李青云并不知道自己从奔驰车里下来,被乡里的人大主席牛常胜看到,更不

会想到对方竟然将这一幕汇报给了县委书记。

在乡政府转了一圈,发现依然静悄悄的,党政办一个人都没有,李青云叹息

一声,便开始整理材料,打算写个报告上去,这种危房的事情必须要尽快想办法

解决。

一直工作到晚上九点多,李青云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住处。

因为刚参加工作,乡政府也没有住处,乡里就在莲花乡中学出了一个房间,

作为李青云的临时住所。

莲花乡中学总共六七件房子,学生四五十人,三四个教师。

学校里除了李青云,还住一个去年才分配过来的女老师叫唐媛。

李青云洗了把脸,就准备入睡,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青云回来了。」敲门声过后,门外响起了唐媛的声音。

「是唐老师,请进吧。」李青云急忙将脱下的外套穿上,走到门口打开了房

门。

唐媛今年二十六岁,毕业于秦西师范大学,属于一本院校,在全国开始也是

非常有名气,一般在这所大学毕业的学生找一份收入可观的工作不难,不过唐媛

还是毅然决然的响应了国家支援贫困山村的号召,来到了莲花乡这个穷乡僻壤地

方支教,这份勇气李青云还是十分佩服的。

唐媛走了进来,笑着说道:「还没吃饭吧。」

李青云挠了挠头,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呃……还没有。」

李青云来莲花乡两个多月了,平时乡政府周围只有一家买饭的地方,关门很

早,李青云工作太晚就没饭吃了,后来唐媛发现了这个问题,只要李青云回来的

晚,就会多做两个菜,邀请李青云过来吃饭,这段时间没少蹭唐媛的饭吃。

「谢谢你啊,唐老师。」李青云由衷的感激道。

唐媛笑道:「谢什么啊,出门在外,谁还没个难处,赶紧的,饭菜快凉了。」

饭菜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没有荤菜,一个炒大白菜,一个炒茄子土豆,蔬菜

都是唐媛自己种,她将学校后面开垦了一小块荒地,用唐媛经常用的话说,就是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吃完饭,唐媛脸上挂着忧愁,开始收拾碗筷。

李青云看到这一幕,便问道:「唐老师,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看我能

不能帮的上什么忙?」

学校里等孩子放学了,就住他们两个人,这段时间也混得熟了,谈谈心,互

相帮忙,平时李青云的衣服就是唐媛帮忙洗,而李青云也会很自觉地将水缸里的

水盛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两口子。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 八

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141,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唐媛叹了口气说道:「你还记

得张家洼村的那个张小花不?」李青云疑惑的问道:「记得啊,就初三班级里的,

学习成绩特别好,好像她母亲去年得了重病,不能下地干活,家里特别贫困,她

怎么了?」

李青云对各个村的情况都很熟悉,对学校里的每个学生的情况也熟悉,何况

张小花的成绩一直很好,在班里一直都是前三名。

「唉,今天她哭着说,以后不来上学了,家里让她出去打工……」说到这里,

唐媛的眼里就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听到这个消息,李青云也是心里很压抑,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正是豆蔻年

华,如果放在大城市,这样的孩子正是无忧无虑,快乐成长,汲取知识的年纪,

然而在农村,却要负担起家里的经济责任,不得不放弃学业,早早的出去打工。

归根结底,还是穷啊,一个家庭如果连饭都吃不饱,怎么可能会拿出钱花在

对子女的教育上,对于很多老百姓来说,读书没用,早点回家干活还能减轻家里

的负担。

李青云越想越压抑,张小花学习成绩很好,按照李青云的预想,她只要发挥

稳定,中考考个县重点中学是不成问题的,如果中断学业,打几年工,年纪轻轻

就嫁人,生儿育女,一辈子就毁了。老百姓的孩子,要改变命运,只有一

条路可走,就是读书。李青云下定决心,要挽回张小花的命运,她还年轻,不能

就这么毁了。「唐老师,你不用担心,过两天我去一趟张家洼,亲自和小花她爸

妈说说,小花的学习成绩很好,不上学可惜了。」李青云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说道。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 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141,继续阅

读 高潮不断!

「谢谢你,青云。」

李青云对唐媛点了点头,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

中国福彩手机版刮刮乐

御剑三国BT(华佗版)最新版

山海创世录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