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汽刷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95

发布时间:2021-01-20 07:59:55 阅读: 来源:蒸汽刷厂家

第九十五章变惊

从山里回来后!妈妈就与我平常那样!,该干嘛还是干嘛,日常亦是很正常

的母子交流?,甚至正常的都有点不正常了,。,丝毫越轨的迹象都没有,!就

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是我不免就会想了很多,,?妈妈那究竟是什么个意思!,?那时妈妈居

然没有一丝的反抗,就这么任由我亲了她,事后也没有怪责我什么?!,甚至连

提都没有提起过。真的是因为妈妈中暑冲昏了头脑,有点神志不清醒吗?可是我

觉得不太像,妈妈并没有那种迷迷糊糊懵懵懂懂的感觉,相反的,基本没什么事

了。那么,妈妈却是任由我亲她,这是不是意味着,在妈妈的心里并没有很反感

跟我的非母子般的接触?

只是在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有意无意地想要靠近妈妈,可是都被妈妈未卜先

知地躲开了,有时还对我很冷漠。但有时却又对我有些不大一样,就是在我学习,

或者在家做其他什么东西的时候,妈妈总是会出现在我的身边,总之就是出现在

我的视角里,被我一种感觉就是,妈妈好像总是在想要引起我的注意,亦然我想

要靠近了,她又反而躲开了。妈妈这样忽冷忽热,真的很让我摸不着头脑。

这一天,我用手顶住我的脸撑着我的头部看向了窗外的风景,今天已经是温

阿姨去了省城的第十三天了,在没有温阿姨的日子里,起初我有些不太习惯,但

到了今天,也已经慢慢开始适应了,不知道温阿姨在省城办完了她要办的事情没,

还有她可否能够和徐胖子的爸爸离婚。对于温阿姨和我的感情,这个我相信不会

有变故的,唯一最难的是徐胖子爸爸那边,温阿姨作为一个跨省的私立医院集团

的创始人和董事长,后面肯定是少不了徐胖子爸爸的帮衬,现突然温阿姨若是和

其离婚,怕是造成的影响绝对不会小,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温阿姨的医院集团能不

能继续运作下去。

毕竟一个省卫生厅的厅长有多大的能量,想必大家都清楚,别看温阿姨的医

院集团很大了,但若是徐胖子的爸爸真的决意要用温阿姨的医院集团压上,不让

温阿姨离婚,如果这样子,温阿姨的医院集团就算再庞大个几倍都可能保不住,

民永远斗不过官,这是从古以来的道理。到时候,恐怕温阿姨就得在苦苦建立的

打下江山,私人连锁医院集团和我之间做出选择,是要放弃医院集团和我在一起,

还是放弃我保住医院集团。

这样的抉择,换做一般人,肯定会选择第二项,感情值多少钱是吧?可以跟

好几十亿的集团大公司相比?但我却不这么想,我相信温阿姨肯定不会背叛我的,

只是温阿姨同样也不是省油的灯,温阿姨既然决定踏出这一步,肯定是做好了万

全的准备,想必现在温阿姨就是在省城做着某种努力,或者斗争也说不定。

温阿姨我并不是很担心,但是妈妈……我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

在我还在为妈妈的事情烦恼的时候,教室外传过来一阵骚动,似乎发生了什

么大事,虽然现在还没有下课,可是隔壁的班级已经有人跑了出来,在教室外的

走道涌动着。使得连我们老师讲课讲课的途中嘎然中止,眉间一皱,似是很不喜

有人打扰她上课一样。随即转过来对着我们说,「你们先看一下这篇课文的内容,

安静自习一会儿,老师走开一下」。说完便往疑惑地往教室外走出,想要查看究

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有几个禁不住好奇的,在老师前脚一走,也跟着一起偷偷跑了出去。看着

外面耸动的人流,我也不禁有些好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好像全校都骚动

了。

没过多久,刚刚那几个跑出去的同学,就悄悄地跑回来,他们一回来,马上

全班的同学便围了上去,各种询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我看到了这一幕,心中

暗暗吐槽,好奇之心果真人人皆有,只是看有胆或者没胆而已。

「你们听我说,听我说」

我才刚靠近上去,便听见其中一个在那里故弄玄虚的,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你们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吗?简直劲爆到不能再劲爆了」

「我靠,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啊,别废话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再BB老子就一拳打过去」,围上

去的一个脾气较为暴躁一点的,差点就没杠了起来。

「好好好,都别出声,听我说,你猜我刚刚看见了什么?那个把我们折磨欲

生欲死的灭绝师太校长,居然被警察带走了」

「啊?灭绝师太被抓走了?到底怎么一回事?」

「灭绝师太?什么灭绝师太校长,你们在说些什么?」,中间有些是才刚考

进市一中的同学,有些不太明以「灭绝师太」这个绰号代表的意思。

而从市一中初中升上来的,无一不知道「灭绝师太」的涵义,纷纷开始议论

了起来,「灭绝师太怎么会被抓呢?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对啊,虽然灭绝师太很恐怖很严格,但她比李和清那个叼毛好多了,如果

说李和清做校长的时候,我们学校是一潭污水,那灭绝师太当上校长后,简直是

清得不能再清了,怎么会被抓走呢?」

「我也不知道,据说是贪污什么的,刚刚被纪委的人给带走了,现在全校都

知道了,不信你们也可以去看看」,这时刚开头说话的人见众人似乎不太相信自

己的话,便为自己申辩了起来。

「贪污?不可能吧,我情愿相信我是我妈跟隔壁老王的种,我都不相信灭绝

师太会贪污」

「对啊,当初我爸花了很多钱想要为我走后门,希望能让我在中考的分数上

松一口,我爸找上了灭绝师太,后来她死活不答应,要不是后面老子就因为这样,

只好更加勤奋学习,差点就考不上这里,就没有今天站在这里的我了」

「就是啊,我宁愿……」

就在各个争相发表意见时,我已经跑了出去。妈妈?会贪污?开什么鬼鸡巴

玩笑?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妈妈为什么会被带走?

现在校园里满满都是人流,这时候从校长办公室下来了一群穿着西装的人,

而妈妈正是在其中,被好几个黑西装的人夹在了中间,这时候妈妈神情冷淡,一

副心若冰清天塌不惊的淡定,只不过若是极为了解妈妈的人,必然能看见妈妈眼

角垂落出的愤恨与不忿。

而我在人流外面见到妈妈一直走在后面,直至校门口走上了一部车,我很想

冲过去,却是被一群人给挡住了,本来凭我的武力,想要制服这些人,对我来说,

虽说不能称之是轻而易举,但想要做到并不难,尽管他们都是些受过训练的,我

却浑然不惧。

亦然这时妈妈看了过来,见我就要出手强行突破封锁进去,便大叫出声,

「小枫,不许乱来!!!」

「妈妈——」

「请等一下,他是我儿子,容我跟他说两句话」,然即妈妈便对她身边的人

说了几句,后者示意了一下他们的上司,各自点了点头,然后就给我放行。

当即我冲到了妈妈的跟前,紧张地追问着妈妈,「妈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到底?」

「停停停,没事,你回去好好上课就行,妈妈没事,就学校出了点问题,现

在需要妈妈去接受调查而已,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

「怎么可能不严重?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人来抓你,他们,还有这,那……」

「不用担心的,妈妈没有事,都说了只是接受调查而已,这些都交由给我妈

妈处理就行,你的责任就是好好回去上课,你一个小孩子就不要管那么多。还有

现在都没有下课,你跑出来成何体统啊,快点回去上课」

「我不,妈妈你这样你要我怎么会有心情好好上课?妈妈,我能不能跟你一

起去,我怕他们对你不利」

「有什么不利的,他们都是市纪委的人,只是来把妈妈带走问些话而已,没

事的,问完话妈妈就可以回去了,你不用担心……」

「那妈妈,我……」

「好了,该走了」,这时候妈妈后面有人开口,然即就有好几个穿着黑西装

的人把我给推到一边,接着各自上了车,同时把妈妈给带走。

「妈妈——」

「放心吧,没事的……」

未等妈妈讲完,已经有人把车门给盖上,随后开出了校园。遗下我看着远去

的车队,一时间一种无奈感油然从心底而生。

我很恨自己怎么那么没用,眼睁睁看着妈妈被抓走,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随着车逐渐远去,看热闹的师生人群也就慢慢散去,只剩下我呆呆地站在远

处,一直看着那远去载着妈妈的车辆。「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好端端的妈妈怎

么会被抓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该怎么办?我现在该怎么做?该怎么做才能把妈妈给救出来?可恶啊,

啊啊啊啊啊」

「对了,温阿姨,如果是温阿姨的话,应该会有办法的吧,但是温阿姨的手

机一直打不通,我该怎么去找温阿姨?」

教室办公室,我神色匆匆地一路跑进来,还好这时候是上课时间,虽然刚刚

的事情引起了一阵骚动,但学校也有着学校的应急管理秩序,很快就平息了下来,

所以大部分的老师都去上课去了,只剩下一小部分的在办公室中。而我要找的人

就是老虔婆,我现在急需要请假,如果没有老师的请假条,在上课期间是不可以

离开学校的,这是市一中的规定,而现在我能想到可以帮我无条件开请假条的人

也就只有老虔婆了。

「小……小枫?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陈老师,我想你帮我开一张请假条」

「请假条?怎么了吗?怎么急急忙忙地跑过来让我给你开请假条?」

「陈老师你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

「刚才发生的事?刚才发生了什么吗?」,原来适才老虔婆一直都趴在桌上

休息,并没有擦觉到外面的骚动,而从外面回来的老师也被下了明文规定不许议

论,便也没有谁告诉老虔婆我妈妈发生的事情。

于是乎我也只好将妈妈被带走的事告诉了老虔婆,听到最后我说妈妈是因为

「贪污」被带走的,老虔婆直接出言打断了我,「不可能,陈校长怎么可能会贪

污?开什么国际玩笑,如果连陈校长都会贪污,那这世界就没有一个正直的校长

了」。

我深深地望了一眼老虔婆,忽然觉得有些看不清老虔婆这个人,曾经我以为

老虔婆是一个只会谄媚,和讨好我妈妈的人,后来再知道了老虔婆身上的故事后,

虽然有所改观,但心里面还是没有转变过来想法,没想到如今在妈妈出事后,老

虔婆居然会如此激动,而且对于按在妈妈头上的罪名极为不认同,看来我以前还

真是错怪了老虔婆了。

不过现在妈妈的事情要紧,也顾不得我再去想其它多余的事,旋即再次开口,

「陈老师,拜托了,我现在一定要去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没有请假条

我实在出不去学校,所以麻烦陈老师能不能给我开一张请假条出去」。

「帮你开请假条这不成问题,但是你知道要该怎么做吗?既然惊动了纪委,

那么事情就不是这么轻易就能解决的了」

「我也没有办法,可要我什么也不做我也做不到,妈妈……她……唉……她

可是……算了……」,情急之下我差点就说出了我心里面对妈妈的感受,好在我

及时止住了,毕竟这里可是教室办公室呢,老虔婆知道可能没关系,但是要是被

其她老师听到那就糟糕了。「虽然我没有办法,不过我知道有一个人可以帮到我,

可是现在我联系不上她,所以我就只好亲自去找」

「所以请假条的事情就麻烦你了,陈老师」

「既然你有了方向,那好吧,请假条我开给你」,说完老虔婆就从抽屉里拿

出了一张假条,手中大笔一挥签上了她的名字,然即递给了我,同时还带着一些

些歉意,「对不起,你也知道我的能量,很抱歉没能帮上陈校长,我也只能帮你

在学校这边说一下话,如果你还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打电话联系我」。

「这已经足够了,陈老师你不用感到抱歉,光是请假条你就已经帮了我许多

了,等到妈妈没事,我再好好谢谢你」

「这些以后再说,不过你奔波你妈妈的事情归奔波,但也要注意自身的安全」,

「放心吧陈老师,我知道了,谢谢你了」

我表达过谢意后便匆忙地离开了教室办公室,亦然我没有发现的是,后面的

老虔婆直直地看着我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忧虑,还有……一丝丝莫名复杂的…

在离开了学校以后,我便朝着徐胖子家直奔而去,我联系不上温阿姨,所以

我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兰姨身上。至于徐胖子那边,我没有脸目去见他,也不知道

该如何去面对他,暂时我也不敢见到他,如果可以,我可能连徐胖子家我都不会

踏足,让时间慢慢去抚平这一切。但现在情况紧急,谁知道妈妈被抓走,在里面

会不会被严刑逼讯,电视剧里面不都这么演的么?警察滥用私刑的还少吗?给你

定一定莫须有的罪名,然后在里面玩死你。

来到徐胖子的别墅外,我按了几下门铃,很快一位风韵犹存的美妇从中走出,

即便这美妇穿着十分质朴,没有丝丝的惊艳,但如果慢慢品味,就会发现美妇独

具有的韵味,是一般人家不具有的,内蕴的风华在悠悠的岁月里,流失成了成熟

的味道,让人很难想象这会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如此

气质的美妇,居然自甘做一位佣人。

「啊,我还道这时候是谁呢,原来是小枫你啊」

「兰姨你好啊」,尽管此刻我心里很着急,但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你是来找小沛的吧,他去上学了……咦?不对啊,小枫你今天不用上课吗?」,

本是讲到了小沛,亦然兰姨才回过神来,发现不对,我此时也应该在上课才对,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见此,我也没有多大隐瞒,「我是请了假出来的,我妈妈现在出了点事,我

不知道该如何办,我已经想不出任何办法了,我想来想去在我认识的人当中,现

在唯一能救我妈妈的也就只有温阿姨有这个能量,虽然我知道这样很唐突,但我

联系不上温阿姨,所以我才过来请问一下兰姨你有没有其它能够联系上温阿姨的

方式?」

说着我同时也将妈妈的事情说了一遍给兰姨知道,此后,兰姨略微眉间一皱,

「原来如此,难怪你这么着急,不过夫人去了省城有一段时间了,这次夫人去省

城去得很突然,据说是去参加一个医学交流会,我也不知道夫人什么时候回来,

至于联系方式,我前几天也试过联系夫人,都是显示关机状态,所以我现在也联

系不上夫人」。

「那兰姨,请问你有没有其它的,能够联系上温阿姨的方式,拜托,求求你

兰姨,可否给我,我……我我……我现在唯一能指望的也就只有温阿姨的,所以

兰姨你一定要帮帮我……」

「不是我不帮你,你妈妈的事情我无法帮夫人做决定,但是你若是要夫人的

联系方式,我没理由不给,可是我真的没有,前几天我联系夫人不上,我害怕夫

人出了什么事,该用的联系方式我统统都用上了,还是联系不上夫人,现在我也

很担心夫人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所以我也无法帮到你」,兰姨径直地跟我说道。

「这样吗……那好吧……那我就先走了兰姨,抱歉打扰了……」,既然兰姨

都这么说了,那么肯定兰姨确实是不知道温阿姨的联系方式,见此我也只好失落

地和兰姨道声别,转身离去。

「等一下小枫」

忽然兰姨叫停了我,我止住脚步,回过头来疑惑地看向兰姨,「怎么了吗?

兰姨?有什么事吗?」

「以后对夫人好一些,不要辜负了夫人对你的心意」

「啊?」,我忽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兰姨话里的意思。

亦然我正要打算问清楚的时候,兰姨已经把门给关上了,余下我一个在想着

兰姨刚才话里究竟是个什么意思?难不成兰姨也知道了我跟温阿姨之间的关系?

而且我发觉兰姨对于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波澜,似乎一点都不讶异,就像是知道

了很久一样。

但兰姨最后的话……是没有反对我和温阿姨的意思吗?

我深深地呼出一道气息,现在也轮不到我有什么其它想法,还是妈妈的事情

比较要紧,这些事以后再慢慢想吧。只是现在连兰姨这里都行不通,也就是说温

阿姨联系不上了,没了温阿姨,光靠我一个小小的高中生,要该如何才能救出妈

妈呢……

我下了车抬眼望去,进入眼底的,便是市纪委大楼五个大字,这已经是第二

天了,妈妈仍然没有被放出来,我纵使有万般着急也是无可奈何,昨天一整天我

连家都没有回,饭也顾不上吃上几口,我也曾试图打电话给了爸爸,只是爸爸那

边的声音很笼统,好像在跟谁在吵架,未等我说上几句,爸爸便把电话给挂了。

然而我再拨过去就变成了一阵忙音,这让我十分不解,之前爸爸请求我和妈妈原

谅的时候,表现得低声下气的,现在妈妈出了事,爸爸居然又是一点表示都没有,

我不禁愤怒又愤恨,但我不是愤怒爸爸的表现,而是愤恨我自己,明知道爸爸靠

不住,居然又把希望放到了爸爸的身上。

一筹莫展之下,我绞尽了脑汁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不知道里面的事情经过,

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甚至连妈妈是因为什么被诬告贪污被带走我都不知

道,就算我平时点子再多,不知道前因后果,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为今之计,我也只好来纪委大楼这里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进去探望一下妈

妈,就算见不到妈妈,了解一下事情经过也好啊。

望着眼前一幢新颖的大楼,隐隐透出庄严与肃静,让人心底不自觉的退却。

我暗暗沉了下气,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等一下,你是干什么的?」

刚踏入大楼里面,还没来得及询问什么,就被人给截住了。见到牛高马大的

军人,心中顿时一禀,只是我也没有胆怯,便直言道:「我是来找我妈妈的,我

妈妈昨天被你们纪委的人带走了」。

「你妈妈?你妈妈是谁?」

「她是陈淑娴,是市一中的校长」

然即那军人仿似点通了对讲机,抱了几下我的情况还有我妈妈的名字,很快

另外一边就给了回应。「抱歉,你妈妈现在仍在审讯期间,暂时不予释放,你请

回吧」。语气没有一点的感情,也没有一丝为我的着急感到同情。也对,作为纪

委这里的保安,基本都是从部队里调过来的军人,都是见惯了各种贪官污吏,其

中家属也肯定会有求情恳求什么的,如果每一个都同情,还要纪委干什么。

「可以通融一下吗?就算不让我见到妈妈,能让我知道一下妈妈的情况,为

什么会被带走吗?」

「这些我都没有权利决定,你请回吧」,语气仍然是那个生冷。

我见吃了个闭门羹,纵使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我深深地望了一眼纪委大

楼的里面,失落地转过身走了出去。

出到了纪委大楼的门口,我却忽然停了下来,心情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

在连纪委这边想要了解情况都行不通,那我究竟要如何才能把妈妈救出来,我真

的好怕,好怕妈妈会不会被就此双规,然后坐牢什么的,一辈子都只能去监狱里

看望妈妈。霎时我一想到以后妈妈在监狱中憔悴的样子,我的心就不自觉地心痛

起来。

可是我已经想不出任何的办法了,我就只是一个高中生人微言轻,我真的好

恨我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我也才终于认清了我自己,根本就是一个一无是处

的人,是鸡巴大一点,什么屁用都没有。少了温阿姨,我就只能踌躇着,眼睁睁

地看着,一个人苦恼打滚,什么也做不了。

跟个废物有什么区别?

我现在的心情,就跟被扎心一样难受,我以前总想着自己可以有能力保护自

己身边的人,自己所爱的人,原来在真正出了事以后,我才发现,我什么也做不

了。明明知道妈妈就在这幢大楼里面,有可能遭受着严刑逼讯,但我就是什么也

做不了,只能站在大楼外面干着急。

以我的武力值,确实是可以制服门口的防卫力量,可是一个人十个人我还打

得过,那一百个人一千个人呢?这里可是政府大楼,同时也是政府的门面,随时

随地都能把军队调动过来,到时候无数的枪支对着我,怕是要被打成柿子都算是

好的了。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菜刀再吊一枪撂倒。

到了第三天,我已经把能找的人都找遍了,但不是拒绝就是说帮不上忙。之

前妈妈当校长的时候,整天就知道来找妈妈,想要帮他们的孩子走一下后门,进

到市一中里读书,现在妈妈出了事,个个逃得比谁都快。尽管这也跟妈妈大公无

私的性格有关,做人太正直了,到了如今却是没人愿意看帮妈妈。

虽说这些人我也不指望他们能帮上什么忙,但有些总的来讲还是有点社会地

位的,捞不出妈妈可打听一下妈妈是为什么被抓的,总是能做到吧?让我不至于

一头雾水的各处乱撞,连个方向都没有,根本无从查起,只能撞得头破血流的。

便是这样,他们都不愿意帮忙,尽管在很多电视就已经看过太多这类的事情,但

真实遇到这样的人情冷暖,还是让人一时难以接受。

这三天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整个人颓了一圈,胡子长得也没有去修

葺,头发一团凌乱,这三天一直在外面奔波,黑了不少。几乎这两天都没有合过

眼,眼袋重的都能挂起来,两团黑眼圈栩栩可见,瞳孔白芷无神,渗着的血丝十

分吓人。

我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到客厅,给自己打了一杯水,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失去

了灵魂。看着水不小心溅到我的手背上,顿时把玻璃水杯一砸,重重的砸到了桌

子上。看着任何不顺心的东西都想要把它砸掉,心底无比的烦躁,无时无刻想要

发泄一通。

幸好玻璃大水杯的材质质量不错,不然光是被我这么一砸,肯定无法幸免。

就在我将一杯水满满地灌进喉咙里,想要借此冷静一下心情时,突兀门外传

来了开门的声音……

我整个凝聚起了神,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有多想冲过去把门打开,看看会不

是是妈妈回来了,可是理智告诉我,妈妈还在纪委关押着,这时候回来的只会是

爸爸而已……

待我心中暗忖未落,玄关门便被打开了,一道风华却又朴素的身影,从外面

走了进来,我顿时眼睛一直,简直无法置信,那一道我朝思暮想的身影,居然就

这么屯现在我的眼前,我不禁怀疑我眼花了,还是我几天没合眼产生幻觉了,居

然……居然……

那一刻我从未有过像此刻般的激动心情……

我的便利店无限钻石金币内购破解版ios版

剑魂之怒(仙盟争霸)

qq游戏安装

影之刃2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