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蒸汽刷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房姐事件房姐背后的神木金钱游戏《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19 10:35:06 阅读: 来源:蒸汽刷厂家

房姐事件:房姐背后的神木金钱游戏

房姐事件在向全中国承认她的确有四个户口后,龚爱爱失踪了。房姐事件引发公众注意力的是她的众多房产,公众也因此送给她“房姐”的称号,但真正将争议引向高潮的,却是龚爱爱竟然一人拥有四个合法户口,三个在陕西,一个在北京。然而事实上,龚爱爱仅是拥有过亿资产的神木富豪之一,在“房姐用虚拟户口置办巨额资产”的房姐事件调查风波中,神木当地人,却大多以一种“同情”的口吻谈论着这位女富豪,“仗义”“不走运”,“在经济乱象丛生的危机时刻成了靶子”……

房姐事件:房姐背后的神木金钱游戏

发家

龚家曾经穷苦房姐从小聪明

1964年,龚爱爱出生在神木县南部解家堡双卜树村,兄弟姐妹七个,龚爱爱排行第五。如今,双卜树村的面貌还和几十年前毫无差别,一座座简陋的窑洞藏在深山里面,远望过去一片荒凉。

全村一共50余户,相邻较远,在邻居的记忆中,龚爱爱全家都是“善良”“不霸道”的好人,父亲是村里大队会计,“有信用”“办事认真”,母亲在家务农,龚爱爱有两个残疾的姐姐,一个失明,一个失聪,本来就穷苦,龚家的日子更不好过。

在一起长大的同乡人眼里,龚爱爱从小就聪明,十几岁到神木县城里读书,后来又考入了神木中学——当地最好的中学。

1986年高中毕业后,龚爱爱进入神木县信用联社——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前身,担任会计工作。

搭车节能减排借机入股煤矿

龚爱爱所在的信用社位于煤炭资源极丰富的大柳塔镇,1980年代开始,神木煤田开始开发。上一任信用社主任退休后,龚爱爱就接任了这个位置。

2004年,神木县信用联社改制为股份制的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龚爱爱被任命为兴城支行行长。

彼时,正是全国提倡节能减排,神木煤在这次倡议中脱颖而出。

“我们神木的煤,质量特别好,烧了以后排放少,灰也少,硫和磷都少,是那种优质环保煤。”当地一位煤商介绍,“神木煤一下子就值钱了。比别的煤卖得都贵。”

神木煤矿也开始了长达近十年的繁荣期。知情人透露,由于其在银行的便利条件,龚爱爱应该就是在此时入股煤矿,从而抓住了最好的时机。

记者寻访的当地人士中,没人知道龚爱爱的第一桶金数量几何,但一位当地煤炭生意人说,一吨煤从最初的百元上下,涨到每吨七八百元,如果在2003年时入股3万元,到2011年,可连本带利拿回3000万元,“煤老板这词儿,那可真不是说着玩儿的”。

贷款能得回扣跻身四大富婆

“煤炭行业最开始发展时差钱,煤老板们都得求着银行和信用社的人。”李新是神木县城的商人,他介绍说贷款得给银行的工作人员回扣是那个时候神木县的“行规”,比如贷款500万煤老板就得拿出煤矿100万元的股本给贷款人作为“回报”。因而,在早年时神木县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常常赚得盆满钵满。

王谦告诉记者,时任兴城支行主任龚爱爱权力很大,众多煤老板趋之若鹜。很多人得到她的帮助后,都会给予她一定的报酬,煤矿老板则会给她一定的“干股”。

一位跟龚爱爱熟识的煤老板告诉,在神木,入股煤矿,年底分红,全要靠关系,这是神木众所周知的“潜规则”,并且关系好的分红多,关系差的分红少。“龚爱爱肯定是那种能分得多的。”

这一时期,几乎所有神木人,都知道龚爱爱富了。坊间称呼她为“神木四大富婆”之一。

户口

早年多办户口为避计生政策

当地人说,随着神木经济和神木人逐渐发达,很快有周边贫困地区的人到神木来卖户口。

“其实我们瞧不上别的地方的户口,内蒙古的户口还好一些,山西的户口不值钱。”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人说。

1990年代,当地也有人找关系多办户口,目的是为了逃避计划生育政策,或者给孩子办个城市户口,方便孩子在城市上学。

随着神木经济快速提速,多办户口价格也逐年提升,从最初的几百块钱,涨到几千块,又到几万块,及至2008年神木县实行12年免费教育,和2009年开始实行免费医疗,神木县户口的含金量越来越高。

“事实上,根本不用特意找关系,周边的贫困县,专门有人是靠卖户口赚钱的,很多神木煤老板都被拉去买户口,几百、几千就能弄到一个山西的。”一个煤老板透露,“北京的贵些,去年市中心的大概80万一个,通州的要50万。但都没有神木本地户口贵。”

房姐多办户口假身份开公司

当地人对龚爱爱的四个户口都不以为然,“神木的有钱人,都有两三个户口,这不算啥。”

要这么多户口做什么?当地人对这个问题似乎也不屑于质评。“多个户口多条路嘛!”他们说。

据多家媒体综合调查证实,目前已注销的虚假身份“龚仙霞”,分别在北京、西安、神木三地注册过西安江东企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北京中烁同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神木正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神木爱丽莎购物广场有限公司。

注册企业注册资金超过5000万元,有业内人士估计投资总额远在10亿元以上。

借贷

多地投资地产巨资买楼拍地

2008年后,国际金融危机导致中国实体经济日渐疲软,神木的民间游资开始寻找新的高收益项目。

一部分,是在西安、北京、山东、海南各地投资房地产。“西安楼盘开盘,我们神木人去了,指着一整栋说,这一栋多少钱,根本不管有多少套,多少平方米。”一位神木商人说。

龚爱爱也加入了这股潮流。据不完全统计,龚爱爱的产业有2008年与人联手出资4700万元买下的神木黄金地段的5000平方米的爱丽莎购物广场,目前估值约在两亿元人民币以上;2010年,龚爱爱以公司形式投资入股位于西安浐灞新区320亩“辰宫领汇河湾”地产;2011年,龚爱爱竞拍下神木县城一处黄金地段,计划开发打造“陕西第一女子会所”。另外,多人向记者提起,神木一幢19层高的商住两用“创业大厦”,似乎也是龚爱爱与人联合投资的。

参与典当生意身陷借贷危机

另一部分民间资本,则变成了民间的高利贷和拆借款项,靠收取高额利息获得高额收益。

多名当地人向记者透露,龚爱爱也参与了“典当行”的生意。

龚爱爱已于2010年升任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有人揣测,龚爱爱一边是银行副行长的身份,另一边是民间融资者的身份,非常有利于获得融资者的信任。

然而,从2010年开始,这些神话突然幻灭。煤炭价格下跌,房地产调控,市场萎缩,神木县大规模、高风险的民间借贷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另一位参与“典当”生意的神木人说,从2012年8月起,神木地区的典当生意,几乎都遭遇了贷款无法回收。

龚爱爱也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

涉15亿元借贷去年自杀未遂

一位接近龚爱爱的人士告诉记者,龚爱爱被曝光事件,很可能与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有直接关系,涉及15亿元资金。

而在当地,牵扯更多神木人神经的是张孝昌非法集资案,援引来自神木县“张孝昌非法民间借贷事件处理领导小组”一领导的说法,该案涉及金额约35亿元人民币,其中散户金额约22亿元。

知情人介绍说,自从张孝昌跑路之后他了解到神木县已经有2人死亡。2012年12月12日,神木人武安详在西安一酒店割腕自杀,据说他曾在张孝昌处投入600万元。2013年1月23日,神木县国内安全保卫大队政治教导员张英被发现服毒死亡,被初步认定为“自杀”。

而借贷1.2亿元给张孝昌的龚爱爱也曾在2012年10月自杀未遂,原因也是资金链断裂。她不会想到,3个月后她却因这场风暴意外走红,喧宾夺主。知情人透露说因为借贷无法追回,愤懑的“下线”们选择了举报房姐事件。(中国新闻周刊 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hdwmn_cwj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